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三大投行接盘“缩水”太子奶

http://www.jrj.com    2008年11月25日 01:47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本报记者 林晨

  11月24日,株洲,大雾。英联、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三大投行从李途纯手中全面接管太子奶的第一个工作日。

  因为大雾被堵在长沙,太子奶集团新掌舵人总裁谭孝敖,直到上午10点才来到办公室。在办公室门口,迎接他的是“闻讯”陆续赶来的讨债人。

  面对本报记者的提问,谭孝敖以“全天都是会议”为由,拒绝接受采访,始终三缄其口。当天下午,谭孝敖参加了株洲市政府召开的一个会议。

  此前,11月21日晚,在历时一整天的谈判后,于株洲市华天大酒店,李途纯与三大投行最终达成了股权转让协议。李途纯彻底退出太子奶集团,仅保留“名誉董事长”一职。

  此前,除三大投行持有的30%股权外,“李途纯基本上拥有着太子奶的近70%的股权,扣除管理层的部分持股,他的持股比例肯定超过60%”,一位太子奶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称。

  有消息称,英联仅以4.5亿元人民币“转让费”,即获得了李途纯的全部股权,并且绝大部分以“承债”方式完成,“李途纯个人仅仅拿到了500万元人民币”。

  也正是从21日晚开始,记者与李途纯夫妇失去联络。此前,李途纯夫人金晓玲一直都会以短信告诉记者,“会议仍在进行当中”。

  “谁都没想到这么快。其实,最后的期限应该是22号,但一切都提前了。”上述人士表示,他更想不到的是,“李途纯会退出得那么彻底,他原先还设想保留部分股权的,但这次投行很坚决”。

  净资产缩水

  2.5万元,对太子奶来讲,应该是小事吧。”在谭孝敖的办公室门口,王寿真对本报记者说。他为太子奶提供锅炉房的油料,从去年到现在,太子奶拖欠了他2.5万元。

  但事实上,外界普遍低估了太子奶目前问题的严重性。

  在此次股权转让中,太子奶集团的价值已被重估。记者获悉,由德勤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太子奶目前的资产为28亿元,负债却高达26亿元,净资产仅为2亿元。而此前,李途纯对外界公布的情况是,资产33亿,负债11亿。两者相差甚巨。

  而这26亿元的负债,包括13亿的银行贷款、3个多亿的经销商预付款,以及几个亿的工程欠款、几个亿的原材料欠款。

  “德勤出具的数据基本是真实的,但是因为时间过于仓促,有些小额的负债也许没有完全调查清楚,隐性的负债可能会更高。”一位熟悉太子奶的人士表示。

  而这份并不完备的报告,已经让英联、高盛和摩根士丹利彻底丧失了对李途纯的信心。2亿元的净资产,仅仅为三大投行2006年末注资额(7300万美元)的40%。

  10月23日,在三大投行的压力下,李途纯被迫签订了“不可撤销协议”,约定双方必须在一个月内完成股权转让,李途纯和几位董事集体签字确认。

  但当时,李途纯尚不甘心就此撒手。此后,李一直在四处寻找战略投资者,为其保留企业控制地位做最后努力。

  “其实,李途纯的谈判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有公司明确愿意接盘。”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李途纯接触过的6家企业,除了联想外,还包括深圳航空、上海大光明集团、台湾统一企业等。

  “而最后签约的,却不是这6家企业中的任何一家,而是一家香港的PE,属于香港较知名的投资公司。”该知情人士表示,这家香港公司开出了不错的条件,答应注资,只要部分股权,并且,制定了详细的上市计划表。

  但李途纯的拯救方案未能奏效,“这个方案被三大投资银行给否决了”。

  “很显然,如果答应上述方案,李途纯依然将会掌控整个企业,但是三大投行已经对李途纯没有信心了。”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尴尬的投行

  对于三大投行来说,驱逐创业者李途纯、控股太子奶,也属尴尬之举。

  一位投行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投资机构一般很少会控股实业,因为,风投不懂企业运营,且控股后创业者的责任感会下降,降低企业的效率,所以,投行一般都希望是第二大股东,享受着稳定的超额回报。

  在这位人士看来,当初三大投行入股太子奶时,并未打算控股,虽然,双方签署了对赌协议,但主要想获得财务回报。

  谭孝敖此前亦公开表示,投资方设置对赌协议的本意,基本上是希望对方赢,因为企业赢了,企业价值会更高,投资者获得的利益会更多。而企业输了,投资者虽然获得了更多的股权,但并不一定就能获得更多利益。

  但从2006年末进入太子奶后,对李途纯较为粗放的管理模式,三大投行一直难以适应。

  “李途纯很大方,也很讲义气,但管理比较粗放,财务意识不强,这与一直熟悉西方企业管理模式的投行们的理念和思维模式差距较大。”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而李途纯一直信奉“跨越式”的发展,则让企业彻底陷入了泥潭。据了解,李途纯在谈及公司战略时最得意的两句话就是:“10年销售额过1000亿”,“进入世界500强”。

  “李途纯的心比天高,你看看企业办公楼就知道,一边是仿天安门建的,一边是仿白宫建的,并且所有的房子全用大理石建造,用这种心态来发展企业是很可怕的。”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而投行的进入,让李途纯的信心更加膨胀。

  为了早日实现在美国上市的目标,李途纯在“三年内每年100%增长率”的目标下,不断加大各种基建投资,但却缺乏成本意识。至2008年6月份,太子奶的问题终于暴露:因为资金链危机,其全国的工厂已处于半停产状态,开工率不足25%,而员工的工资至今已被拖欠了5个月之久。

  “太子奶所面临的恶劣的财务状况,李途纯的债务压力,让他最后彻底向投行妥协了。”该知情人士表示。

  谭孝敖的难题

  在李途纯之后,全面接管太子奶的三大投行,启用了谭孝敖。

  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谭孝敖律师出生,原为太子奶的法律顾问,后被李途纯吸纳为管理层,并任太子奶总裁。

  “投行需要一个相对了解公司的代言人,认为谭孝敖是个相对不错的人选”。据其介绍,谭孝敖“个人作风较为严谨,自律性和执行力都很强,符合西方的管理思维”,并且,“谭对李途纯也不太认可”。

  但谭孝敖亦有软肋,“大家普遍认为,谭孝敖的市场经验不足可能是其最大的软肋”。

  而在三大投行和谭孝敖的主导下,太子奶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首先,三大投行再注资3000万美元,就目前来看,仅仅只够用于重新的再生产,要解决庞大的债务问题,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在他看来,要想重新启动太子奶,必须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压缩成本,二是稳定经销商队伍。

  而“压缩成本”,最为直接方式就是裁员,因为,目前太子奶的财务状况已经无法支撑如此庞大的人力体系。“投行接管后,太子奶最终保留的编制,可能只有原来的50%左右。”该知情人士透露。

  “此外,经销商队伍目前与公司的矛盾,会比投行想象的要严重。太子奶全国共有3000个经销商,因为此次欠款问题,很多经销商与公司都处于较为敌对的状态。”该知情人士透露,四川一个地区因为“账款没有结清”,当地所有的超市都不能上太子奶的货,“这种区域市场的丧失是极其可怕的,因为销售是企业的生命线”。

  “投行入主后,这个关系可能会改善,但是有了前车之鉴,重新获得信任会很难、很难,而且,大家都知道投行是短期的资本行为。在李途纯资金链出现问题后,这个现象已很明显。”

  据这位人士介绍,在资金紧缺之际,李途纯曾希望经销商施以援手。“李开始预想,全国3000个经销商,每个打款10万,就有三个亿的资金了。但实际上,最后到账的只有一两千万,这说明,经销商们对太子奶的信心,已经很低了。”

  在这位人士看来,如果太子奶重新复苏,投行们马上会考虑套现。“应该会是两方面并行,一个是将部分股权在中短期内进行转让,而另一部分则是通过上市套现。”

关键词

太子奶 投行 

到论坛讨论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金股之王的暗度陈仓 (2008年11月25日 01:39)
    • 滨地钾肥借壳吉林制药再生变数 (2008年11月25日 01:31)
    • 空客强硬谈判陷僵局 中航系公司另辟商机 (2008年11月25日 01:30)
    • 黄河实业露脸 楚源重组ST宝龙节外生枝 (2008年11月25日 01:30)
    • 6.7亿购三联商社19.7%股权 黄光裕投资缩水近七成 (2008年11月25日 01:26)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