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云烟系“三变二”始末

http://www.jrj.com    2008年11月22日 01:34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三合一”消化不良

  短暂而又漫长的三年里,红河集团董事长邱健康可能自己也没想到,在2007年5月,对“拉郎配”表示过不满的他,会在一年后主动选择和红云集团联姻。

  早在2006年,按照国务院57号文和国家烟草专卖局打造“十多个大集团、十多个大品牌”的规划,烟草生产企业将建立二级法人体系,即只有国家烟草总公司与省级烟草公司两个法人级别。

  随后,云南中烟工业公司的一次党组会议上,定下了红塔、红河和红云集团3家整合为一家的重组基调。

  若按此规划,“三红”将取消各自法人资格,成为云南中烟的下属生产点,云南只保留云南中烟一个烟草的法人实体。如此一来,云南烟草的“体量”将近700万箱,新的云南中烟将成为世界第四大烟草制造商。

  然而,“三红合一”的设想却因“消化不良”导致阻滞。云南中烟办公室晏江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三合一的调研一直在做,但并没有实质性进展。因为人事安排、品牌整合,到底以谁为主导等问题,只有在合的大原则确定下来后才可能考虑。“再如,消化和剥离‘三红’的非烟资产,需要的时间也很长。”

  据知情人士称,云南烟草有别于全国其他地方。一则“三红”中每个集团的产销量,除了湖南中烟,均超过每个省级中烟工业公司的实力;二则从红云到红河集团,实施了公司化改造,正处于探索阶段。“内部整合本身尚有三五年的消化期,三合一的重组自然难度大。”

  事实上,三红的集团所在地分属玉溪、红河州和昆明,加上其下属的生产点所在地,属地就更多了。业内人士认为,重组后,烟草利税分配如何保证各自地方政府的利益,才是重组中不可承受之重。

  此外,资源紧缺和企业规模要做大的矛盾也颇为困扰。“三合一”后,到底砍掉哪些品牌?中高低品牌到底如何实现互补和重新定位?三红内部大品牌太多,很难协调。

  上述的“资源”指的是烟草的生产指标,也即烟老板们常说的“计划笼子”。长期以来,为了防止经济运行增长过快过热,国家对烟草生产规模进行控制,烟草的产量增量部分并不大。

  云南中烟工业公司总经理张水长说,从2003年到2007年,云南烟草生产指标从615万箱增长到670万箱,每年增加的计划不过十来万箱,分摊到三红的新增计划量已微乎其微。

  上述种种所体现出来的是,重组三红条件尚不成熟。因此,2006年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局长姜成康视察了红塔和红云后,和秦光荣交流了看法,决定三红重组暂缓。

  由此,这一政府强势主导的“拉郎配”中途夭折。

  2005年8月,云南烟草业传出过的红塔集团和红河卷烟总厂(红河集团前身)合并计划,也基于相同的理由而流产。

  2007年5月,本报记者在弥勒见到邱健康时,他也旗帜鲜明地表示出对“拉郎配”整合的不乐意:“红河有着太多的品牌积淀和文化,从云南烟草大局来看,整合是好的,做大了规模。但一旦整合,红河这个品牌要做大做好的机会就没了。再说,两红整合后,企业的总部能不能搬到弥勒,企业不可能再叫红河了吧。”

  多方矛盾交织下,从红塔和红河合并失败,再到“三合一”搁浅,云南“三红”又回到三足鼎立的局面,

  直到2008年的8月17日,秦光荣到弥勒红河集团调研时表示,要做大云南烟草品牌,加快整合步伐。8月25 日,红河和红云集团在昆明“私定终身”,签下了两集团合并重组的意向性协议。

  双方是自由恋爱。业内人士称,两集团先是品牌合作,即将红云集团利润较高的“云烟”品牌放到红河集团加工,以提高单箱利润。实际双方早有“旧情”:红云集团重组前的春城卷烟厂就生产过红河牌香烟。

  恋情是你情我愿,尤其是红河集团。“这源于红河集团发展高档烟起步慢了,错失了机遇,营销上面临很大问题。”李明说。

  今年上半年,尽管红河卷烟的销量有所上升,但产品结构的调整并不乐观,平均单箱利润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有数据表明,今年以来,红河的一类烟年销量连1万箱都没有,精品88增量很少,红河88还保留了部分,乙红河因单箱利润太低已砍掉,精品V6也减得厉害,甲红河得以保留。

  拿下昭通

  这一重组方案触动了另一烟草大佬红塔集团的敏感神经。

  记者在昆明采访云南中烟工业公司期间,红塔集团就多次派人来探听消息。这个在中国烟草史上历经沉浮的烟草大鳄,没理由不在云南烟草版图重新划分时分一杯羹。

  由此,两红重组演变成三红之间交集与并集的设计。2008年10月29日,国家局的批复和之前的重组方案(征求意见稿)明显有更改,红河下属的昭通卷烟厂并入红塔集团。

  “这也是国家局的意图。从当年红塔山销量下滑时的‘保卫红塔’运动,到红塔山实现恢复性增长,国家局仍然是把红塔集团作为中国烟草的标志性企业。”李明说,比如每一年,国家局局长姜成康都会到红塔集团视察。

  9月,姜成康到云南中烟调研就指出,红云、红河集团的整合,国家局大力支持,但方案要优化。如何优化?昭通卷烟厂的去向是焦点。

  拥有50万箱的烟草生产指标的昭通卷烟厂,于2005年在云南烟草变革中,被红河集团收纳。

  拿到指标后,红河集团砍掉了该厂原来的画苑、龙泉、钓鱼台等品牌,全部转为生产“红河”牌香烟。原来,生产一箱画苑香烟的税利只是生产一箱红河的1/3,现在单箱税利从2004年的2901元增长到5300元。

  2008年11月8日,昭通市市长王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为照顾昭通的既得利益,云南省政府及省财政厅还以2004年昭通烟厂实际实现数增加2亿元为基数,来计算昭通应分享税收比例。2005年至今,昭通卷烟厂实现税收74.5亿元,留给昭通61.6亿元,划入红河12.9亿元。”

  50万箱的指标无疑是块肥肉。“今年红塔山销量将达到170万箱,明年要上200万箱,红塔山和玉溪一直在同类烟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但面临计划资源短缺的矛盾。”11月16日,红塔集团董事长柳万东对本报记者说,今年不得不通过委托外省烟厂加工的方式来满足市场。

  “一旦拿下昭通,就等于拿到了规模。”红塔集团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红塔集团低档烟“红梅”的单箱利润在4000-5000元/箱,更别说生产红塔山了,只会更高。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光“红塔山”一个品牌,初步估计一年创造的税收就是130亿元!

  于是,昭通市政府和卷烟厂“倒戈”红塔。11月8日,重组大会还未开,昭通卷烟厂的业务骨干就先行到红塔集团培训中心学习,提前变成了“红塔人。”

  王敏正表示,昭通卷烟厂并入红塔集团后,税利会有一个大的提升,希望在税利分配上,政府再给予一定的倾斜和照顾。

  因此,国家局授意下,红河集团“割肉”给了红塔集团。“在红云红河集团,今后需要压缩‘红山茶’的产量,来增加红河烟的指标。红河品牌还是红云红河集团的。至于红塔集团生产红河,只是过渡,毕竟要执行以前的订货协议。但昭通卷烟厂以后将淡出红河的生产,主要为红塔集团的品牌服务。”李明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

云烟 整合 

到论坛讨论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华源命运舛途 (2008年11月22日 01:25)
    • 花旗生死劫 (2008年11月22日 01:00)
    • 解剖金地 (2008年11月21日 03:21)
    • 广州楼市降价潮再临 碧桂园稳守中档住宅 (2008年11月21日 03:20)
    • 富力:收回新项目开工权 暂停大型商业项目 (2008年11月21日 03:19)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