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中铝云铜业绩骤减 有色行业遭遇严冬

http://www.jrj.com    2008年11月05日 16:16     中铝网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人民网报道:由于金融风暴的影响,严重依赖原材料进口,并实现产品出口的国内有色金属行业早已风光不再。在已公布的有色金属上市公司中,三季度业绩下滑幅度在一半以上的企业多达6家以上。

    其中,铝业板块利润全面下滑。中铝股份(601600.SH)净利润同比减少69.39%,关铝股份(000831.SZ)为-96.35%,云铝股份(000807.SZ)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减少53.7%。此外,驰宏锌锗(600497.SH)的净利润同比减少71.42%,贵研铂业(600459.SH)为-79.09%,锌业股份(000751.SZ)亏损近3亿元,净利润同比减少-282.07%。

    来自国家权威部门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10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工业运行报告显示,前三季度,全国十种有色金属产量1919万吨,同比增长12.8%,增速同比减缓11.6个百分点。其中,电解铝产量1006万吨,增长12.6%,减缓21.6%;氧化铝产量增长21.3%,减缓29.4%;铜、锌产量分别增长13.7%和8.8%,减缓2.4%和10.2%。

    “寅吃卯粮是要付出代价的。近年来有的有色金属品种价格畸高,这次寻底,时间会很长,不是寻未来20多年的底,有可能寻50年的底。”11月2日,华北铝业总经理姜世雄在记者电话采访时,打开了话匣子,“我认为这是一次利益再分配,全球经济寻求均衡发展的过程。”

    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铜和铝。这两个需求量最大的品种,一个价格跌幅最大,一个已跌破成本价。

    云铜的苦日子

    铜价在最近不到一个月时间,遭遇雪崩。

    9月26日,铜期货收于5.3万元人民币/吨,20多天后,价格缩水为3.3万元人民币/吨。同期伦敦金属交易所(LME)的铜价也由近7000美元/吨跌到4300美元/吨。

    “一个星期就跌1万-2万元/吨,铜不像铝,跌得那么突然,好多企业都还没反应过来,一点应对措施都没有。”10月30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铜部副主任赵波电话里对记者说。

    事实上,已有企业在找“被”过冬了。10月下旬,中国第三大铜企——云铜集团的总经理杨超带队,到基层去落实成本,挖潜增效。

    “最大的影响就是利润下滑。”云铜集团宣传部部长龚绪春在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今年上半年,云铜集团实现了16亿元的利润,年初,中铝入主云铜后提出今年要实现30亿元的利润目标,比去年增长12亿元。现在龚绪春认为很难,“上个月,全年的利润目标已下调为25亿元了。”

    云铜集团旗下的云南铜业(000878.SZ)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净利润5.8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88.85%。

    “利润下滑主要是电解铜。”龚说,除了上述铜价“跳水”厉害外,冶炼厂生产的副产品也大受影响。比如硫酸,去年才300-400元/吨,仅半年的时间,硫酸价格一路翻着跟斗涨,到今年9月前到了天价1700-1800元/吨,然后直线下降。“现在因国内需求减少,硫酸连300元/吨都卖不出去。只要电解铜在生产,硫酸就一直有。”龚很无奈,货堆着,连储存的地方都没有。

    副产品钼也让云铜尝到了苦头。年初,钼可以卖到40多万元/吨。如今,云铜有个厂有60万吨的钼,说起来产量也不大,但就是卖不出去。好不容易盼来了买家,但出价低到18万元/吨。云铜只能忍痛脱手——不卖的话,资金链将有麻烦;如果卖,一亏就是300万-400万元。

    为止住利润下滑,云铜决定先从铜冶炼厂下手。限产停产,小冶炼厂首当其冲。位于楚雄的滇中冶炼厂正准备停产,新安装的年产10万吨电解铜的艾萨炉一直都不敢开,因为按目前的价格,一开就要损失1亿元。云铜旗下的另一家冶炼厂也要停产,停产期变成工人的培训期。

    其次,云铜集团减少对国外铜精矿的进口,以降低冶炼厂的成本。迪庆矿业(羊拉铜矿)董事长尹仕湘告诉记者,10月31日,羊拉铜矿该厂实现了电积铜的生产。利用每年自产的1万吨铜精矿,可以生产200-2500吨铜产品,“自己生产还是有利润的”。

    业内人士称,大力利用自产铜精矿来生产铜产品,也许将成为云铜集团减亏增盈,度过严冬最“暖”的一床被子了。据云铜集团有关人士称,去年中铝入主云铜集团时的一大承诺,就是将中铝在秘鲁的铜矿石供应给云铜,但现在完全是中铝在做。外源似乎并不可靠。

    因此,能不能度过这场铜业的严冬,对铜精矿自给率不到30%的云铜集团来说,无疑是一场巨大的考验。

    中铝无奈

    中国的电解铝行业面临着全行业亏损。

    9月,电解铝价格还在1.6万元人民币/吨高位,到10月底已降至1.37万元/吨。铝价已跌破企业成本价。

    英国商品研究所(CRU)在近期下调了今年中国铝消费的增长率,从原来的22%下调到17%。至于电解铝产能过剩,焦云指出,像河南、山东、西北等地。

    世界铝业巨头中铝受灾最重。中铝股份三季报显示,1-9月,实现净利润25亿元,同比减少72%。

    中铝旗下的包头铝业早已亏损。11月2日,包铝技术中心部长赵洪告诉记者,包铝是1958年建厂的老企业,包袱重,在职职工有8000多人,加上离退休突破1万人。对包铝来说,电解铝价在1.8万元是盈亏平衡点,依1.37万元的现价,每生产一吨电解铝包铝就亏损4000多元。

    据介绍,包铝年产能为30万吨,其中75%是合金化产品。

    因此,10月23日,中铝股份不得不发布公告,公司计划在成本较高的企业中减少产量,首当其冲的是公司位于山东、河南、辽宁、内蒙古的电解铝企业限产或部分停产,减少电解铝产能约75万吨/年,占公司总产能的18%。中铝并表示,不排除因市场和经营状况,进一步减产。

    “目前山东、河南和辽宁电价分别高于全国电解铝的加权平均电价27%、11%和7%,这就造成了这部分地区电解铝亏损比较严重。”西南证券的有色金属分析师兰可解释。

    事实上,除了减产,今年下半年中铝公司还收缩了投资战线。

    罗建川告诉记者,中铝对下一步很多投资计划都做了调整,但力保了西南铝项目,重点包括热冷连轧。记者注意到,在联合美铝对力拓英国12%的股权收购后,中铝有关负责人9月还提到有增资到14.99%的计划,但目前除尽力将托管在雷曼兄弟处的力拓股权取出外,并未有任何增资意向。

    不仅如此,中铝还开始举债过日。10月28日,中铝股东大会通过了发行债券的议案。中铝向社会公众发行本金总额不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债券,募集资金将用于调整公司债务结构,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连日来,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组织铝业骨干座谈,中国有色工业协会也紧急召集电解铝企业碰头,共商对策。

    产业链忧喜不一

    不过产业链各个环节受影响程度并不一致。

    以铜为例。相比之下,上游矿山这块受的影响比冶炼厂小得多。尹仕湘说,因为矿山不一定是吃加工饭,主要是依托资源。羊拉铜矿是云铜集团的第五大矿,不仅“年轻”,没有任何社会包袱,而且都是新设备,采取综合技术。前几年云铜投入该矿山的资金已位,现在是产生效益的时候了。

    对国外铜精矿依存度较小的江铜集团就更好一些。10月30日,江西铜业(600362.SH)董秘潘其方告诉记者,目前江铜的生产正常,还没有限产和减产。今年三季报显示,江西铜业在众多有色金属股中业绩不降反升,实现净利润36亿元,同比增长13.76%。

    受价格波动损失最大的是中游铜冶炼厂。10月30日,江西省有色金属管理办副主任饶振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像江铜自有矿山产量高,生产电解铜的利润受影响小一些,但江西境内,生产粗铜的中小企业行情一路下滑,有4家铜企产能长期维持在30%-40%,都已被吞并或垮掉了。

    “对铜冶炼企业来说,都是以伦敦铜作价,加工铜精矿需要提前二三十天订原料,可还没加工完,国内阴极铜的价格一月间,从5.5万元/吨跌到3.5万元/吨,损失能不大吗?”安泰科铜部经理李宇圣对记者说。

    然而,这对下游铜加工企业来说却是好事。他解释,比如生产铜管材、铜板带的企业,如今电解铜的产品大跌,原料成本大幅降低,能更好的保证利润。当然,如果是原料库存高企的加工企业,这次也惨了。

    河南金龙铜管集团是世界最大的精密铜管生产企业,主要生产空调与制冷用精密铜管。10月22日,其位于上海的销售部负责人李延军告诉记者,作为以内贸为主的企业,今年的利润比去年好,增长幅度不好说。今年10月,集团的空调用管销量还逐月增加,9月的供应量是15000吨。

    “金融风暴对集团出口方面的影响大一些,比如北美市场,今年可能比去年稍微量小一些。”

    由于受房地产行业影响,空调行业需求减弱,客户持观望态度。李延军表示,下一步,集团将大力开放农村空调市场。

    然而,和铜的加工板块相似,下游铝深加工企业也相对轻松。11月2日,华北铝业总经理姜世雄在记者采访时称,由于原料电解铝的价格下来了,公司每月仍有5000-6000吨铝型材的产量。但由于终端消费中,空调箔占了25%-30%,随着汽车、建筑业受金融危机冲击大,下游需求减少,不少客户持观望态度,因此,和年初8000吨/月相比,公司的产量还是有所减少。

    暴跌之源

    对铝价大跌,中铝公司归结为“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国内外需求减弱,国内电解铝产能过剩。”铝库存首次创下了50万-60万吨的新高。

    云铝股份总经济师焦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全国平均水平,企业生产一吨电解铝要耗14000度电,按0.4元的工业用电算,电费成本就是5600元;按2:1的比例,一吨电解铝需要两吨氧化铝,氧化铝价格按2500元/吨算,成本是5000元;再加上其他物资如炭块2000元,还有设备折旧、工资、银行利息等,大部分电解铝企业已亏损。除非用电便宜的,电力成本0.2元/度,企业才有赚头。

    那么这次铜价又为何在不到短短一个月情况下遭遇雪崩?

    李宇圣认为,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不可忽视,含铜产品出口欧美,从6、7月份就显疲软。和其他有色金属相比,中国铜还要大量进口铜精矿,是对外依存度最高的行业。

    国内消费下降。有人预测2008年铜的增长消费寄希望在中国,实际上消费增长在放缓。

    更重要的是,正是由于中国是贫铜国家,大量投行基金涌入铜业进行炒作。2005年时,铜价和铝价相差并不大,都在1.3万元/吨左右,后来,铜价涨到了铝价的两倍多,如今因经济萧条投资客大量撤出,从而导致了铜价雪崩。

    和其他有色金属相比,镍价尽管跌幅最大,但实际上今年上半年就在跌,所以市场反应并不大;铝价也是一直在跌,所以铜价的此轮“地震”让人措手不及。

    正是由于铜价一直被炒到高位,让业界对其未来走势并不乐观。

    李宇圣预测,铜价回到3000美元/吨上下有可能,这样的价格和成本接近,真正实现了价值回归。因为国内对铜企发展控制有度,要跌破成本价较难。

    但华北铝业总经理姜世雄并不这样认为。近期, ICSG(国际铜研究小组)预计,今年铜市供应过剩将达到10万吨,再加上国内外制造业的低迷,他认为,铜价已很难预测。囤积居奇的心理曾一度让国内拥有铜矿山的企业把铜价炒到5000美元/吨后,甚至还想赚8000美元/吨。实际上,中国铜需求没有那么大,不少铜矿加工成铜材后又回到国外去了。因此,铜价还在“寻底”,市场需要均衡发展。

    铝业将较早走出低谷?

    和铜价无法预测底部相比,采访中,专家和券商一致认为,铝将较早走出低谷,即使谷底有可能很长,长达一两年之久。

    这甚至成为了第一次在中国召开的世界铝业大会的唯一主题。

    早在9月底,在重庆举行的世界铝业大会上,CRU经理认为,随着电力合同到期,电解铝厂的冶炼成本每年将上涨10%左右。因此,到2009年,冶炼利润率将继续下降。然而,对不同类别的铝厂是可以通过不同方式来获得利润的。比如,对长期、低成本、稳定收益的资产,大铝厂可以通过收购和整合来实现;对新建及现有的一些电解铝项目,应尽量延伸产业链,原材料价格很大程度上由自己的产业链来决定;对边际利润铝厂,可以通过出售原材料来获得利润。

    德信证券分析员对未来铝形势充满信心。他认为,全球经济不是衰退,而是放缓。世界铝库存是在增加,但并没有增到最高点,并没有供过于求。来自需求的推动力有2%的铝要用于建筑,铝罐有长期需求的增加,25%的铝要用于交通领域。

    再从原料的需求来看。中国每年进口铝矾土的量都在增加,3150万吨左右,在国内氧化铝市场,进口原材料完全可以消化掉,并没有出现那么大的盈余。

    全球有4800万吨的铝产能,到2009年,将达到供需平衡,当然,现在是有些供大于求,尤其是在中国。

    摩根士丹利建议,在特殊的中国铝工业中,控制投资和供应是很适合的一条路。

    也正基于此,安泰科副总经理王中奎预测,今年2-3年内,有色金属价格总体处于下轮周期的低谷,铝的低点为1700美元/吨。


到论坛讨论
    中铝网 其他文章
    • 印度国家铝业公司招标出口氧化铝 (2008年11月05日 15:09)
    • 河南二队几内亚发现15个铝土矿体 (2008年11月05日 14:34)
    • 中铝美铝成功转移原受雷曼托管的力拓股权 (2008年11月05日 11:39)
    • 凯撒铝业公布第三季营业收入 (2008年11月05日 11:27)
    • 铝企等减产 四川电网面临挑战 (2008年11月05日 11:27)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