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重谈企业社会责任

http://www.jrj.com    2008年10月23日 09:13     《管理@人》
【字体: 】【页面调色版  

    

  ■ 文/金明辉

  2008年9月,中国乳业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在三鹿婴幼儿奶粉曝出含三聚氰胺之后,伊利、蒙牛等22家乳品企业的产品也被检出三聚氰胺。在此事件前,这三家企业,尤其是伊利和蒙牛,一直都表现出勇于承担企业社会责任的样子,不仅每年要拿出上千万元用于公益活动,而且频频在媒体露面,宣称坚持承担社会责任,因此,当产品被检出问题时,举国上下一片哗然。

  1970年9月13日,诺贝尔奖得奖人、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刊登题为《商业的社会责任是增加利润》 的文章指出,“极少趋势,比公司主管人员除了为股东尽量赚钱之外应承担社会责任,更能彻底破坏自由社会本身的基础”,“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是在比赛规则范围内增加利润。”

  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这一观点在随后的30多年里受到批评,目前,国际上普遍认企业社会责任是:企业在创造利润、对股东利益负责的同时,还要承担对员工、对社会和环境的社会责任,包括遵守商业道德、生产安全、职业健康、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节约资源等。

  进入21世纪以来,企业社会责任被赋予越来越多的内涵,很多企业家言必称企业社会责任,然而,在他们的眼里,企业社会责任似乎仅仅意味着公益性、社会性的活动。被检出产品中含有三聚氰胺的伊利和蒙牛,分别在2007和2008年发布了的伊利《企业公民报告》以及《蒙牛社会责任报告》,如今只让人感觉到讽刺!号称走在企业社会责任前列的企业出现产品质量问题,不能不让人反思企业对企业社会责任的理解程度。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先生在2007年就曾经说过:“在企业社会责任的舆论潮流下,大家赶时髦地把社会责任挂在嘴上,使我有一些担心。我觉得,很多人在谈论企业社会责任的时候,说教和煽情的成分很多,理性分析很少,这会产生一些误导。这种误导可能使我们的商业环境变得更糟,而不是更好。”

  在“中国人力资源100人”发起年会上,张维迎再次谈到了“企业社会责任”,再次强调和澄清:利润就是责任,利润来自责任;一个企业承担责任的能力,决定其获得利润的能力;当利润不能成为企业家最佳的考核指标时,最重要的是健全社会制度,完善游戏规则。

  企业是建立信任的机构

  张维迎认为,企业是帮助社会建立信任的机构。在过去20年中,全球经济全球化,使得各种资源可以在更大范围内进行交换。全世界有60亿人,中国有13亿人,在如此大的范围内交换,面临最大问题是就是信任。信任是社会合作和交换的前提,没有信任,交换就不会发生,没有交换就没有社会分工,每个人就只能过非常简单的生活。

  那么,如何建立相互之间的信任呢?不管大家多么专业的做事,如果只是靠自己,很少有人会信任你,这时候才产生了企业,企业是帮助社会建立信任的机构。

  假如这个社会有1亿人,每人有一个名字,每个人都在市场上卖东西,这种情况下,很难产生信任。因为人的记忆是有限的,很难记住1亿人的名字,即使有一个人骗你了,但是你可能也记不住是谁了。如果1亿人用一个标识表示,比如用A或者用B标识,仍然没办法区分哪个A、哪个B。设想把1亿人分成100个组织,有100个标号,某一个标识的人如果骗了我们,我们差不多能记住是几号,但可能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个;如果把1亿人分成100万个组织,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记住这100万很难,好处是如果我看到个比如392号组织骗我了,我就比较容易的从100万中找出谁骗我了。

  我们要有一个值得信任的组织力量,企业本身就是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可以帮助我们记忆,然后我们才能够互相信任。做企业的必须记住这一点:我们需要企业,就是为了建立一种信任系统。

  利润就是责任

  9月12日,三鹿集团宣称,通过对产品大量深入检测排查,在8月1日就得出结论:是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造成婴儿患肾结石,不法奶农才是这次事件的真凶,并立即上报,而且通过卫生部发布会召回婴幼儿奶粉的声明。对于三鹿这种推诿责任的做法,网友编了一个笑话:

  三鹿董事长:我是清白的,企业也是清白的,去问问供奶的农民吧。

  奶农:关我屁事,又不是我产的奶,问奶牛去。

  奶牛:我吃的是草呀,问草去。

  草说:关我何事,是土壤的问题,问土壤去。

  土壤:关我鸟事,是旁边河水不干净。

  河流:中国男足来我这洗过脚了,你问他们去。

  男足:我们从小吃三鹿奶粉长大。

  张维迎认为,“利润就是责任。”企业要赚钱,必须知道利润背后的含义是责任。企业本身又分为各种层级,一个企业直接面对消费者,就在消费者面前立了军令状,所有供应链环节上出的问题,都要承担最终的连带责任。蒙牛、伊利、光明三家占中国70%市场,消费者记不住其他的,只记住他们三家,他们就承担最终责任,就是负责、监管上游的奶厂,奶厂要负责监管上游的奶农,这本身就是一个责任链条。

  三鹿要赚钱,就必须对所有奶厂、奶农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如果不承担连带责任就没资格赚钱。比如潘石屹卖的房子氨气超标,是建筑公司的问题,但是,如果潘石屹不愿意为建筑公司的建筑质量、环境质量承担责任,就没有理由赚房地产的钱。潘石屹明白这一点,所以才赚钱。一个企业也好、一个人也好,越有能力,越得为别人承担,才越能够赚钱。

  在企业内部,靠利益分配来划分责任。老板拿的收入是利润,承担的是100%的责任;普通员工拿的收入是成本,承担的是过失责任。老板就需要很好地建立一个管理制度,监督员工,使每个人都只干好事不干坏事。因此,利润本身就是社会考核个人行为的一种责任制。

  社会制度变革至为关键

  当我们知道这些口口声声将企业社会责任挂在嘴边的企业,其实连企业社会责任的最底线也没有守住时,该是我们重新思考到底什么是企业社会责任的时候了。

  张维迎认为,一个人或企业对社会是不是有贡献,最重要的不是看口头上的责任,而是看这种责任的可考核性。如果“责任”不具有可考核性,就没有办法判断他是不是做了分内的事,甚至不知道一个企业是在做好事还是坏事。

  张维迎认为,在一个健全的市场制度下,企业追求利润、为客户创造价值以及承担社会责任之间是基本一致的。利润,是社会考核企业,或者说考核企业家是否真正尽到责任的最重要指标。没有这个指标,我们没有办法判断企业行为是损害还是帮助了社会。另一方面,在一个制度缺陷比较严重的社会中,利润可能不是考核企业行为的最佳指标。那么最重要的是变革社会制度,使利润能够真正反映企业和企业家对社会的贡献。

  “社会责任是有意义的,因为制度不可能是完美的;但它的意义也是有限的,因为缺乏好制度,责任是难以考核与落实的。对企业家来说,他们的真正责任,是在诚信守信的基础上,通过为客户创造价值,赚取利润,同时给更多的人创造就业机会,给国家上缴更多的税收。别搞华而不实的东西,今天剪彩,明天作报告,一总结一大堆,但企业搞得一塌糊涂,那是对全社会的不负责任。”

关键词

企业 社会 利润 承担 信任 

到论坛讨论
    相关链接
    • CEO应该担任董事长吗 (2008年10月23日 09:09)
    • 雅芳中国业务遭遇“贿赂门” (2008年10月23日 09:06)
    • 华夏基金年金签约规模超过100亿元 (2008年10月23日 05:17)
    • 欧美需求寒冬 上调出口退税率难暖玩具企业 (2008年10月23日 01:41)
    • 进口大豆左右定价权 国家收储无助豆企扭亏 (2008年10月23日 01:37)
    《管理@人》 其他文章
    • 从品牌的属性谈起 (2008年10月23日 09:11)
    • CEO应该担任董事长吗 (2008年10月23日 09:09)
    • 如何管理不良跳槽率 (2008年09月08日 10:29)
    • 销售人员绩效管理 (2008年09月08日 10:28)
    • 一个民企管理现状的思考 (2008年09月08日 10:27)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