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江龙之死与绍兴纺织业危机

http://www.jrj.com    2008年10月11日 01:52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本报记者 刘华

  连日来,浙江江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龙集团)传出法定代表人夫妻失踪、企业濒临倒闭的消息。

  10月7日,该集团全面停产。8日,其在新加坡上市公司“中国印染”发布简短公告,请求暂停交易1400小时。10月10日,绍兴柯桥开发区管委会向该集团派驻工作组,并召集相关各方协商资产重组事宜。

  本报独家调查显示,江龙集团总资产为22亿元,目前仅下属两家核心企业浙江江龙纺织印染有限公司(下称江龙印染)和浙江南方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南方科技)的银行负债就达11.5亿元。另据不完全统计,该集团对外担保、民间借贷及供应链欠款合计约为20亿元。

  10月11日,绍兴警方控制一名有出逃迹象的江龙担保人,但江龙创始人陶寿龙、严琪夫妇仍下落不明。目前,至少4位债权人已向法院起诉江龙及其担保人。

  陶氏冒险“过江”

  提及被江龙拖欠的467万元货款,绍兴县振西染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冯兴泉头痛不已。

  冯兴泉与陶寿龙有一定私交。据他介绍,陶寿龙为江苏泰兴人,大学毕业在家乡经营纺织原料业务,后到绍兴发展。2003年4月创立江龙印染公司,夫妻俩分别担任董事长与总裁。陶主抓项目投资与日常生产,陶妻严琪掌管贸易往来业务。

  当时,绍兴县将纺织产业确定为支柱产业,制订了一系列扶持政策,这使得自诩“过江龙”的陶氏夫妇如鱼得水。2004年8月江龙投产,当年出口2000万美元。2005年销售额冲破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达7000万元。

  2006年4月,新加坡淡马锡投资控股与日本软银合资设立的新宏远创基金(New HorizonFund)签约江龙印染,以700万美元现金换取其20%的股份。同年9月7日,江龙旗下“中国印染”正式在新加坡主板挂牌交易,发行1.13亿股,发行价为0.27新元/股,当天,股票以0.40新元/股开盘,陶寿龙一夜成名,迅速成为绍兴印染行业的龙头老大。

  2007年,江龙新设4万多平方米的生产车间,投资2.2亿从国外购置10条3.2米门幅家纺特宽幅印花生产线,成为国内乃至全球最大的家纺特宽幅印花生产基地。

  据江龙集团网站资料,其成员企业有8家,集纺织、印染、服装、贸易于一体,总资产22亿元,员工4000多人,2007年销售额为20亿元。

  今年初,陶寿龙规划南方科技10月初在纳斯达克上市。但去年底银根紧缩,银行收回了该集团一亿多贷款,并且缩减了新的贷款额度,对其现金流及正常运营产生了较大影响。

  在资金内外交困的情况下,陶寿龙铤而走险求助民间借贷,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江龙的债务窟窿

  早在今年初,江龙就已显露资金紧张问题。

  春节期间,江龙的众多高管拿到了一张“白条”年终奖,得到的允诺是,2008年5月前会兑现年终奖。

  7月22日,陶寿龙在参加绍兴县政府组织的企业家座谈会时表示,公司要缩减成本开源节流,并推动南方科技尽快改制上市。

  “陶寿龙收购南方科技的目标就是上市。”绍兴化纤原料老板周大伟对本报记者说,但全球经济低迷、股市走熊,使得南方科技上市遥遥无期。

  那么,江龙的债务窟窿究竟有多大?

  本报独家调查显示,仅江龙印染和南方科技的负债就达11多亿元。截至2007年底,南方科技总资产8.98亿元,银行负债合计5.19亿元,所有者权益3.78亿元;截至2006年底,江龙印染总资产10.83亿元,银行负债合计6.37亿元,所有者权益4.46亿元。

  另据不完全统计,该集团对外担保、民间借贷及供应链欠款合计约为20亿元。其中,南方科技至少涉及担保金额本外币合计5.26亿元,保证合同共计29笔;江龙印染至少涉及担保金额6.77亿元,保证合同共计54笔。

  江龙的融资对象约为300多家当地中小纺织企业及个人,借款理由大都是转贷款,时间最长不超过1个月,最短的甚至是一天。而借款利息从年初3分月息,一路疯涨到8分月息。以100万为例,月息8分,一年的利息就高达96万。

  陶氏夫妇展开了手忙脚乱的自救行动。江龙内部一份于6月30日出版的《江龙报》称,今年可获得国内外近3亿美元资金支持。江龙和韩国三星集团建立了战略联盟,江龙最近从国外购原料所需的3500万元由三星全额垫付。

  7月31日《绍兴日报》报道,江龙从去年以来已投入4.5亿元技改资金,成为美国76所大学制服的生产基地。“今年上半年,江龙实现销售和税收分别同比增长165%和330%。”

  随即,江龙向债权人承诺,“将按计划发行2亿股,每股股价在4美元以上,发行20%左右,一期募集资金为1.6亿美元左右,且保荐人保证负责上市后的每二、每三期融资,每次金额不少于5000万美元。”

  发布了这类“利好”消息的同时,绍兴县政府早已介入江龙债务问题。

  7月底,绍兴县政府召集两家当地大企业,与他们商量借款一亿给江龙,这笔款子在8月4日到江龙的专用帐户上。但是这笔钱很快就被花得一分不剩。

  8月23日和9月1日,政府两度召开银企协作会议,希望23家授信银行“拉江龙一把”。

  9月6日,政府召集为江龙银行贷款做担保的8家企业一起召开会议,这8家都是当地响当当的企业。担保最多的一家企业担保了4.5亿元。

  但9月15日,美国雷曼兄弟破产风波出现,南方科技上市计划泡汤。不过,这并未影响当地政府对江龙的“救市”计划。

  9月18日,柯桥开发区管委会向江龙各债权方发出“政策说明函”称,政府将对江龙集团予以政策扶持:首先,江龙集团(包括下属企业)为“瘦身健体”而剥离部分非主业资产时,对双方均实行资产交易税费、生产经营税收地方留成部分政策扶持。其次,在增加现金流2亿~3亿的基础上,同意江龙将南方科技位于柯北的工业用地改为商住用地,并享受土地出让金地方留成部分扶持政策。

  然而,江龙资金部的经理发现,所有融资回来的钱连利息都不再支付;外贸部经理发现,国外几笔高额货款似乎没有入公司总部的账;各子公司里凡是可以立即变现的坯布、成品都被陶氏夫妇疯狂贱卖。

  “江龙从苏南赊欠坯布进价10元一米,到绍兴9.8元卖掉变现;某些印染订单成本要2块一米,他要求对方1.8元付现金就做。这不是圈钱是什么?”周大伟说,有人发现陶寿龙价值200万的奔驰200消失了,严琪价值175万的陆虎越野车也没了,连陶寿龙的一张价值上百万的高尔夫俱乐部会员卡也出现在别人手中。

  9月30日,外贸部经理去查看出口布料装箱时,锅炉房的老工人问道:财务部的资料怎么倒进我们锅炉里烧了?事后发现,江龙后期的所有财务账本都被付之一炬。

  10月4日,陶氏夫妻失踪。三天后,江龙全面停产。

  有传闻称,陶氏可能将巨额资金转移海外帐户。该集团自成立以来的累计投入约为10亿元,而其负债保守估计也有20亿,大量资金去向不明。

  政府接盘?

  10月9日,在绍兴县政府工作组的努力下,4000多名江龙员工领到了8、9两月的工资。这部分资金“数额大致在1000万~2000万元”,是由政府先行垫付的。

  9日上午,一部分民间债权人联名签下一份致政府意见书。初步统计,他们的借贷资金已达8亿。10日,工作组安排其中部分供货商进行了对账。

  绍兴县政府工作小组相关负责人表示,江龙是民营企业,一切问题都该通过市场规则来解决,政府只能从中协调,如果协调不成,供货商还是得走法律途径。

  但部分供应商对此持有异议。他们认为,政府应当出面操作重组或债转股拯救江龙,如果处置不当,江龙危机可能对整个绍兴纺织产业链造成重创。2007年度,绍兴工业总产值512亿,其中纺织业占比50%强;纺织品出口66.44亿美元,占全市外贸出口总值的48.1%。

  第一纺织网总编辑汪前进表示,江龙控股的资金链断裂其实是整个纺织制造业现状的反映。数据显示,今年1-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纺织企业实现利润739.6亿元,较去年1-11月下降33.79个百分点,为2001年以来的最低增速。“一些大企业的资金问题比较严重,它们前期扩张得厉害,一旦遭遇国家财政政策收紧,资金紧张甚至倒闭是不可避免的。”

  去年以来,在宏观调控等多重因素交织下,浙江民营企业生存压力凸显。浙江省经贸委统计显示,今年1-5月,全省规模以上亏损企业有1.07万家,亏损面达19.6%。

  一位供应商告诉记者说,在上一轮开发区热潮中,类似江龙控股这样靠圈地扩展、贷款引进设备做大的企业很多。“政府用搭积木的方法扶持一些企业发展,它们大而不强,面临着新一轮衰退周期的巨大考验。”

  对此,柯桥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坦言,“高成本时代加速来临,拷问着经济开发区的发展模式。我们的出路只有转型升级,否定粗放式经营,以创新强产业、增效益。”

  10月11日,本报尝试多次联系绍兴县委书记徐焕明,但未有回音。

关键词

印染 绍兴县 绍兴 陶氏 南方 

到论坛讨论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SST中纺机控股权争夺迷雾渐散 (2008年10月11日 01:52)
    • ST科健重大重组事项蹊跷中止之谜 (2008年10月11日 01:33)
    • 石家庄市国资委股权一女二嫁 中电投入主东方热电成谜 (2008年10月11日 01:31)
    • 华联三鑫铤而走险原因调查 (2008年10月11日 01:29)
    • 神秘盟约曝光:华联三鑫携浙江帮吞6亿巨亏苦果 (2008年10月11日 01:29)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