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科弘“猝死”

http://www.jrj.com    2008年10月11日 01:06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本报记者 何清

  10月9日清晨,深秋的薄雾尚未消散,常熟经济开发区常熟科弘材料有限公司(简称科弘)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这些人是科弘的工程、设备外包商,近年来为科弘及其关联企业的一系列扩建项目,他们都垫付了巨额资金。

  “昨天听说科弘及其他几家关联企业突然同时宣布破产倒闭,我得到消息后立即赶来,却发现企业的主要负责人都不见了,厂区也被政府接管了。”南通土建商张建在电话里无奈地说:“我只好先收拢一下自己的设备工具,回去准备材料,等待政府解决。”

  科弘是新加坡上市公司中国金属(百慕大)有限公司(下简称“中国金属”) 旗下的子公司,主营高技术含量的镀锌钢板等钢材生产。自2002年底建立以来,该公司年销售额一直保持在百亿元以上,是常熟市的利税大户,跻身“2008年中国制造业500强”,位列373位。

  9日当天,中国金属通过新加坡交易所发布公告:由于目前的经济危机,集团无力偿还这笔到期约7.06亿元人民币的营运资本贷款,这导致另一笔价值约20.3亿元人民币的贷款也有可能到期了也无法清还;此外,集团还面对另外一笔价值24.93亿元的营运资本贷款可能到期,因此已经暂时停止了在江苏的生产。

  一位被留下负责善后的科弘李姓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事件进程已由政府方面主导,他不再对媒体发表言论;另一位科弘留守人士称:在全球金融危机下,银行向科弘催讨部分到期贷款导致公司现金流中断,但公司绝没到资不抵债的程度。

  有知情者透露, 9日科弘决策层已委派张水旺等两名负责人飞到常熟,全权负责应对各方债权人,并负责处理善后事宜。10日,员工也领到了本月工资。

  到记者截稿时止,中国金属已暂停在新加坡交易所的交易,同时该公司已委托立杰律师事务所(Rajah and Tann)为其法律顾问,并将委任一名合适的金融顾问,以对公司的重组进行咨询。

  中国钢铁资源服务网信息总监杨冰认为,国内钢铁行业在历经2003年以来的高速增长后,2008年由于下游纺织、汽车制造、家电等行业对钢材需求萎缩,钢铁业也迅速跌落到景气低谷,像科弘这般高负债率扩张的企业,一旦资金链出现问题,难免陷入困局。

  科弘突然倒了

  8日中午张建赶到科弘——这家始建于2002年,拥有近3000名员工的企业,此时公司大门已被路障完全封闭,所有进出人员都需出示证件、进行登记后方可进入厂区。

  “此前没人通知我们科弘倒闭的情况,甚至与我经常联系的科弘员工也不知道这个消息。”张建回忆说:“只是早上听说科弘的台湾籍高管都失踪,才匆匆赶来看一下。我赶到时那里已经聚集了几百人,乱糟糟的。”

  由于科弘给外界的感觉一向经营良好,且企业规模庞大,因此张建等外包商、甚至科弘自己的员工都不敢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人们面带忧色,议论纷纷。

  “不久后一位当地政府官员带领公安前来维持秩序,随即法院贴出告示,称银行已对资产进行了保全,这时我们才确认自己失业了。”上述科弘员工黯然的说:“他们在所有生产车间及要害部门贴上了封条,甚至连轿车、电脑上也是封条。”

  科弘员工所说的告示是常熟市人民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2008熟民二初字第1704、1705号)。这份裁定书称,根据浦发银行常熟支行、中国银行常熟支行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法院决定立即冻结科弘银行账户存款2.71亿元或查封、扣押等值财务,落款时间是10月8日。

  根据9日中国金属发布的公告,包含科弘在内,该集团无力偿还的贷款余额将可能高达52.83亿元,这还不包括张建等外包商所垫付的工程材料款。以现在资产包全封存的2.71亿元资金看,一旦科弘破产,张建等获得偿付比例会很低。

  中国金属并未在文告中具体透露贷款涉及哪些银行。但根据公司2006年和2007年年报,主要贷款银行包括花旗集团、中国建设银行以及德国商业银行。

  上述科弘内部员工透露,自科弘1期投产获得很好经济效益后,公司高层就十分看重企业发展速度,5年间上马了多达9期的扩建项目,可只有科弘1期、2期及兄弟企业星岛新型材料有限公司(简称星岛)的1期、2期在正常生产经营,其他项目都还处在建设当中,并未产生任何效益。“7月时,公司高层曾和花旗、渣打等外资银行洽商新的贷款事宜,但却无果而终。”

  上述知情者称,其实10月7日晚上,科弘台籍高管就已向几位大陆籍属下表示,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台湾总部要求所有台籍负责人立即回去开会。“当时这几位属下还得到通知:自10月9日起公司暂时停产,员工放假一个月。”

  政府救场

  由于每月10日是科弘发放工资的日子,有员工声称若领不到工资将进行集会,这使得当地政府和科弘高层等都十分紧张。“10月8日常熟经济开发区政府代表市政府召集我们开会,强调一定要保持稳定。”上述科弘负责人说。

  与此同时,开发区政府已开始召集各地债权人前往科弘进行债权登记,并通知所有员工在家侯命等待政府的解决方案。

  据一位债权人称,10月9日当天债权人登记簿就已有一寸厚,“在A4的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名字,每行都是一个债权人,他们多则垫资上千万,少的也有几十万。我见到最大的欠款为4200万元,听说还有7000万元的。明天以后境外债权人也会陆续赶来。”

  由于政府迅速介入及张水旺等负责人的到来,员工及债权人情绪有所平复。但科弘若无后续资金介入,实难继续生产,因此政府引资接盘的可能性极大。

  如前文科弘官员所述——“最多一个月公司就会恢复生产,也许只需要一两个星期,那时公司的走向就会清晰起来。”

  对“走向”一词是否有潜台词,那位官员不愿解释。但不论谁来接盘,都将面临现金实力及市场应变能力的严峻考验。

  “6月28日宝钢董事长徐乐江在旗下子公司韶钢的内部会议上就明确指示要迅速清库存,积累资金准备过冬。像科弘这样,企图以高负债滚动经营维持的模式,必然在这次洗牌中被淘汰。”中国钢铁资源服务网信息总监杨冰说。

  大跃进悲剧

  对于科弘危机,董事长佘春太难辞其咎。

  公开资料显示,科弘注册资本2.1亿美元,实到资金1.3亿美元,经营范围包括生产销售镀锌不锈钢板、彩涂不锈钢板、新型建筑用墙体材料及配套件。

  据了解,佘春太原系台湾第二大钢铁制造商义联集团在常熟分支机构烨辉材料的高管。2002年他脱离烨辉材料开始创业,于当年12月在常熟经济开发区建立科弘,并自任董事长。

  2003年国内钢铁行业刚刚升温,企业刚刚投产即获得巨大成功。于是佘又在常熟经济开发区成立了星岛,并同样获得成功。

  这是因为2003年以来国内纺织、汽车、家电等行业的不断升温,出口增速迅猛,导致相关机械设备需求量快速上升,并带动了对于钢材、尤其是中厚板等高技术含量钢材的需求。在这种背景下,2005年前后我国主要钢铁企业、一些海外资金及民间资本纷纷投资上马建设高技术含量钢材生产线。

  作为先行者的科弘当然占有了巨大的市场优势,“此时想不发财也难”!

  其后几年中佘春太先后又组建或兼并了常熟星海新兴建材有限公司、常熟星宇新兴建材有限公司、常熟常钢板材有限公司等4家同类企业,并联合星岛和科弘成立了中国金属。2005年中国金属在新加坡主板上市,募集资金4300万新元。

  一时之间,佘春太风光无二。

  由于科弘1期、2期及星岛1期、2期均已投产运营,在钢材价格不断攀升的背景下,公司的利税也屡创新高,仅2007年即实现销售113亿元,税收1.7亿元,净利4亿元,成为常熟第一利税大户;公司高层更在2008年初宣称,年销售额可能将达到160亿至180亿元,目标是要在2010年达到500万吨镀锌钢铁的产能。

  为了这个目标,佘等开始筹谋走出常熟,求得更快发展。据上述知情者称,科弘还在天津设立了一家名为“益源”的子公司并已启动了赴越南投资设厂的计划(注:张水旺即越南分厂的总经理)。他们希望几年后成为全球顶级镀锌厚钢板供应商。

  “目前在建项目的投资决策当时并未有人质疑,我也不认为是投资失误。只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金融危机。”上述科弘负责人坚持称。

  可是2007年以来,国内出口下滑、全球金融危机的加剧,佘春太的设想变成了可怕的资金黑洞,国内同行新生产线的竣工更加剧了科弘等的市场压力,于是国内银行决意向科弘催贷、外资银行也拒绝对科弘放贷——依靠高负债经营的科弘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停产”。

  “今年下半年,包括中厚板在内的所有钢材都已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杨冰说:“现在国内钢市价格不断下滑,但那是空跌,没有大成交量的,下游需求萎靡到惊人的地步。科弘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倒闭企业。”

关键词

常熟 员工 债权人 金属 公司 

到论坛讨论
    21世纪经济报道 其他文章
    • 艺术品市场逆行神话的终结 (2008年10月10日 10:37)
    • 中国需要更加伟大的变革 (2008年10月10日 10:37)
    • 非大摩外资样本:CREO扎根中国 (2008年10月10日 02:13)
    • 白云机场施压 港深机场再推融合方案 (2008年10月10日 02:05)
    • 白家收购消息被指炒作 意在提高私募筹码 (2008年10月10日 02:02)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