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大连和天津争夺达沃斯幕后

http://www.jrj.com    2008年09月25日 10:53     《中国企业家》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从“平淡和随意”的中欧小镇到活力蓬勃的大连、天津,争夺“达沃斯”的幕后,正是一幅活脱脱的新兴市场政商图

  采访 | 本刊记者 陈建芬 侯燕俐

  文 | 本刊记者 陈建芬

  有“经济联合国”之称的世界经济论坛自从传入中国,便有了中国式的俗称——全球企业家的“武林大会”。

  2007年9月,在大连举办的第一届夏季达沃斯,已成回忆。今年9月下旬,将在天津举办的第二届夏季达沃斯,又是箭在弦上。而两届“武林大会”间的空档期,则是中国若干个城市围绕着永久承办权争夺的静水深流。

  “现在人们说夏季达沃斯,还是以那个瑞士小镇命名的。我在想,几年以后,能不能叫夏季大连……”,说话的是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健林。作为这个城市颇具代表性的企业家,王和大连市政府一样,公开而热切地表达,让夏季达沃斯永久落户大连的想法。甚至,他们已经开始行动。在大连东港区,一个叫达沃斯会议中心的建筑,正由王健林的企业筹建中。

  而与大连同处环渤海经济圈的另一座城市——天津,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第二届夏季世界经济论坛——“2008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新领军城市 新领军者年会”。这个两年前获得国家滨海新区开发开放政策的城市,在今年夏天短短47天里,即有5位中央政治局常委来此视察工作。天津,携政策之威,当仁不让地将自己视为中国的新领军城市,同样图谋着夏季达沃斯的永久承办权。

  不论是大连、天津,还是其它觊觎夏季达沃斯承办权的中国城市,都无一例外地将达沃斯视为一张极尽精美的“城市名片”,希望它给城市的发展带来魔术般的改变。

  达沃斯真有这样的魔力吗?

  多城暗战

  两年多前,大连和天津,都是在与中国十多个有实力的城市的奋勇争夺中,左冲右突才先后取得夏季达沃斯承办权的。

  2006年6月,世界经济论坛组织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并在自己的官方网站和国家发改委网站公开发布了拟于2007年9月,选择我国沿海城市举办“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行业峰会暨全球增长型企业年会”的招标信息。

  被称为大连夏季达沃斯幕后推手的大连市贸促会会长李泊洲,接到了北京消息灵通私交的电话,“大连是不是可以关注一下?”李上网核实后,马上给大连市市长夏德仁写了报告:

  达沃斯年会影响很大,号称“经济的奥林匹克”、“富人俱乐部”,吸收的是世界500强CEO这样的会员,如果能把这个会议吸引到大连召开的话,可以提高大连的知名度,加强大连对外的招商引资力度……

  夏德仁马上做了批复,“全力以赴”。

  准备竞标标书的一个月中,大连所做的工作不亚于一个奥运会申办城市。空港情况,要提供前几年的客流量、承载能力。气象条件,不单要预测第二年的,还要提供前几年的。

  这个过程中,负责竞标具体工作的李泊洲,忽然接到论坛方面的电话,“全世界CEO的航班,可能都先飞北京。到大连,还要再坐一小时飞机。达沃斯在大连举办,肯定不如天津交通方便。上千人,如何及时疏导到大连?过八九个小时后,你给我们答复。”

  外事工作经验丰富的李泊洲当时就做了回答——

  一、我们可以在北京国际机场,设一个联系协调办公室,负责各地从北京转机到大连的事务;二、改换机型。把小机型改换成大机型,因为来的世界500强的CEO要坐头等舱,或者商务舱;三、增加航班的密度;四、在北京保留一些预订的客房,以便有一些欧美的来宾半夜到北京,可安排住宿。第二天一早登机,赶赴大连;五、如遇恶劣天气,飞机不能起飞,我们准备一个专列,所有人坐火车到大连。

  对方很惊奇,“你们考虑得太周到了。”

  与此同时,大连市长夏德仁亲自赴北京,拜访世界经济论坛组织的支持单位国家发改委和合作单位中国贸促会,表达大连申办“夏季达沃斯”的愿望和决心。

  相比大连,天津得到消息更早更直接。

  一位曾在天津开发区管委会工作的公务员,后到哈佛大学深造,毕业后就职世界经济论坛总部。他第一时间获知世界经济论坛将在中国选择一个城市举办夏季达沃斯的信息后,就把这个信息透露给了天津开发区管委会主管招商工作的副主任张军。

  2002年,天津开发区曾举办过《商业周刊》论坛,深知会议经济的重要性。张军马上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他们最早决定以开发区的名义申请,不过世界经济论坛表示只能以城市名义主办。最终,信息上报到天津市领导,市领导同样非常感兴趣。

  像大连和天津这样对申办夏季达沃斯主办权感兴趣,并参与竞标的还有深圳、青岛等十多个城市。天津、青岛、大连三个城市进入最后角逐,它们各有特色,大连基础设施环境较好,具有承办大型国际会展会议的经验;青岛品牌企业数量多;天津具有滨海新区国家级政策支持的吸引力。

  2006年8月底,世界经济论坛的考察团,决定对天津、青岛、大连进行为期各一天的实地流程考察。

  大连在考察答辩时,夏德仁向考察团转交了全国政协副主席、中企联会长陈锦华给世界经济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先生的推荐信;考察团到天津开发区的时候,时任天津市市长的戴相龙也在场。他曾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身份,参加过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的地区和行业分会,和施瓦布算作故交。

  “当时,就有人提出异议,天津是有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不是中小城市,原来你们的标书上不是写着中心城区人口不能超过200万吗。达沃斯北京代表处的人,一时无言以答。”一位参与申办城市的工作人员回忆。

  2006年9月29日,世界经济论坛组织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首届夏季达沃斯由大连承办,由天津承办第二届。

  “大连2000年举办过APEC高官会,那时我们就有一些举办国际会议方案和预案。最后他们评价,大连的成功,除了大连的条件,大连市领导的重视,大连的气候,特别重要的是,大连有一个很懂国际事务的团队。”李泊洲总结说。

  世界经济论坛一时的进退失据,乃至“破例”将天津作为第二届的主场,从一个侧面体现了达沃斯“入乡随俗”的一面。

  “暗战”并未因此终结。

  首届夏季达沃斯结束后,世界经济论坛组织了一个对参会者的调查,“你是否愿意重新回大连?”70%以上的人做了肯定回答,超过世界经济论坛在全球各地举办的任何一个分会。

  于是,在成功举办首届夏季达沃斯论坛后,大连即获得第三届夏季达沃斯的承办权。大连希冀的是能比肩瑞士达沃斯小镇,成为世界经济论坛永远的“双D”举办地之一。

  大连和天津,这两个在头一轮申办夏季达沃斯中胜出的城市,在各自市政府的率领下,又为永久承办权而努力。

  “大连的论坛办得这么好,让天津感到有压力。”参加大连夏季达沃斯时,天津前市长戴相龙感叹道,“我昨天和夏德仁市长讨论了一晚,就是向他学习成功经验。”

  而在几次派人到大连学习夏季达沃斯的筹办经验的同时,“取得夏季达沃斯永久承办权”的想法在现任天津市长黄兴国心中已经落地生根。

  早在今年2月,会见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兼首席运营官施耐德时,黄就表达过夏季达沃斯论坛长期落户天津的愿望。世界经济论坛东亚峰会,会见施瓦布,他再次明确提出天津想成为夏季达沃斯永久举办城市。

  天津的意愿是,不能仅仅是一届或几届论坛的主会场,而是要打造“具有天津品牌的达沃斯论坛”。

  “就像两个人谈恋爱,现在还只是说意向,还不可能谈房子多大平方米,要什么型号的车子。有意向的时候,再谈下一步。”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筹委会综合办公室项目经理张春明,以玩笑说明夏季达沃斯永久落户天津,还只是天津的单相思。“我们知道大连也在申请永久承办权,它们也许已经做了一些事情。”

  “为了筹办这届论坛,无论在硬件上,还是软件上,我们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来改造城市形象。如果能永久举办的话,我们的投入和产出比,我们的效益就能够实现最大化。一个城市来一轮,对于每一个城市,虽然是一种机会,但说实话,有一些城市可能没有这个经济实力。天津非常希望取得永久承办权,希望借助夏季达沃斯,来促进天津的发展。”张春明表达了他对永久承办权意义的理解。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无论是拔取头筹的大连,还是紧随其后的天津,仍然有很多潜在的竞争对手。深圳、青岛、杭州、重庆、西安……这些城市,也都对承办夏季达沃斯论坛充满念想。甚至,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的城市也希望能有机会举办夏季达沃斯。只不过,世界经济论坛进入中国之初,施瓦布对温家宝总理有过一个承诺,夏季达沃斯首选中国。

  “中国这么大,为什么给大连一个机会,就不给重庆一个机会,重庆也很美。”

  “在中国办活动,本身要和中国政府的政策导向结合,滨海新区的开发让天津脱颖而出。那么,西部大开发的政策,也应让内陆城市在这方面得益。西安,是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桥头堡,有辉煌的历史文化,工商业也发达,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办一个?”

  夏季达沃斯承办权的潜在争夺者们,发出了这样的呼声。

  “我听说中国有许多城市想永久主办新领军者年会。我认为,眼下选择一个永久性的主办城市,为时尚早。我相信,在中国还有一些城市,值得向国际社会展示。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我们期待着有设施、有能力和经验主办夏季峰会的城市的数量也将增长。”世界经济论坛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蒋睿杰向《中国企业家》表达论坛方的态度。

  蒋睿杰同时透露的信息是,“世界经济论坛计划在今年秋天推出新一轮的夏季达沃斯承办权的申办竞标——在评估前两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事务的经验后,将启动新一轮的程序,以选择未来(第四届及以后)的候选城市。”

  如果新的申办程序启动,则意味着想获得永久承办权的大连和天津,将重新和更多的城市一起站到起跑线上,开始第二轮的赛跑。

  “在中国举办会议,总放在一个城市是会出现问题的。办第一次,很有热情。办第二次,热情少了。办第三次,可能没有热情了。办第四次,可能有障碍了。”这是世界经济论坛北京代表处工作人员,就更换夏季达沃斯承办城市的原因,向《中国企业家》私下做出的解释。

  当然,关于更换主办城市,也有另外一种声音,“虽然对参会者可能是一个新鲜——参观了解不同的地方,发现更多的投资机会,但是对办会者也是一个挑战。世界经济论坛在达沃斯这个地方举办了三十多年,为什么不能在中国一个城市一直举办下去,这样也可以节省很多人力、物力、财力。”

  一个不同于达沃斯的“达沃斯”

  世界经济论坛聚集了全球最高层次的人力资源,全世界前1000家大企业都是它的会员,论坛召开时多国元首出席,此外还有顶级学者、传媒领袖……达沃斯论坛用经济的瓶子,装入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的酒。不过,当夏季达沃斯来到中国的城市,这瓶酒,就有了中国式的享用。

  相比冬季瑞士达沃斯小镇上的“平淡和随意”,在中国的夏季达沃斯更有一些名利场的浮华和喧闹。“表面上看,达沃斯是一次论坛,是一次思想的峰会。组织者并不主张在会议上进行实质性的商业谈判。但实际上它会达成这样一个效果,成为投资者与建设者的桥梁。”李泊洲对夏季达沃斯的理解代表了中国市政官员的普遍心态。

  “中国的地方官员看重政绩,从哪里看?城市的形象很重要。每个城市的首脑都把提高城市的知名度,作为重要的战略。引起海内外的高度关注,就会有更多招商引资的机会。”达沃斯的一位工作人员直言道。地方媒体对此有更通俗的表达:我们的城市如何借用“达沃斯”这只“金鸡”生出“金蛋”来。

  “在其它国家召开夏季达沃斯的话,地方政府不可能有这么大热情,给这么多支持。”上述达沃斯官员表示。

  为了达沃斯,大连做了很多“中国式”的努力和付出——公交司机换装、双语服务上岗、友好广场水晶球“洗澡”、东北路立交桥穿“新装”、学校周边返浆路段修理、清理野广告、百万元快艇装备海上公安、67辆豪华巴士接送达沃斯贵宾、公安交管部门实行单双号交通管制措施、万朵鲜花迎贵宾……

  据说,大连首届夏季达沃斯的烟火表演,英特尔CEO看后,觉得很过瘾,“我们在大连的公司,第一批芯片下线的时候,希望你们也能给搞一个这样的烟火表演。我付钱。”

  付出总有回报。

  1700位世界各国的政要、著名企业家和媒体朋友们来到大连,使大连在瞬间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夏德仁认为,夏季达沃斯一定会在大连引起“达沃斯效应”,而这个效应会在相当一段时间,至少在四五年之内发挥作用。

  国际上有一个研究,企业家平均来一个城市八次,就会促成一次投资。“这是一个概率。哪怕不是八次,而是十八次,每次来2000人,哪怕就是二十分之一谈成投资的话,也会有100个项目投资。”夏季达沃斯被李泊洲概括为“大连开埠以来遇到的最大商机”。

  论坛召开之日起,花旗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威廉·罗兹来到大连,立刻就批准继北京、上海之后,在大连设立第三个分行,并参加了分行的开业典礼;美国普洛斯公司中国区总裁梅志明宣布,普洛斯与大连港集团的合资公司普集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将对大连大窑湾保税港区意向增资4000万美元;英国电信集团大连科技服务中心举行成立仪式;香港瑞安集团与大连亿达集团共同投资的大连天地软件园开工建设;而尽管论坛召开前,英特尔已经和大连签订了投资协议,但这次论坛,促成了十几家与英特尔相关配套企业在大连投资的决定……

  “夏季达沃斯的首办还受到了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一系列高层领导的关注。温家宝总理来到大连,会见了很多外国元首,接见了很多外国企业家,对论坛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李泊洲给首届夏季达沃斯总结了五个满意,“参会代表满意,世界经济论坛满意,国家领导人满意,省领导满意,市领导满意。”

  在夏季达沃斯的名利场上,大连功德圆满,而截至本刊发稿时,天津还在为夏季达沃斯做最后冲刺,努力获得更大的圆满。

  戴相龙曾打趣说,许多人问我当直辖市的市长和当央行的行长,有什么区别?我的感受是,都非常忙,但央行行长没有人和我竞争,直辖市市长就不一样了。

  正如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筹委会综合办公室项目经理张春明所说,“北京有奥运,上海有世博。他们都已经骑上了马,你还在散步,这是不行的。大型会议论坛,营销一个区域、一种增长潜力、一种朝气蓬勃的面貌……在滨海新区快速发展的时候,世界500强的CEO,聚集到这个地方,会对这个地方的很多事情产生兴趣。将来产生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为了使本次论坛成为对天津和滨海新区一次深入的国际宣传,“成为一次最大的招商说明会”,天津基本已是“举全市之力”。天津夏季达沃斯筹委员有三四十人,下面还有15个组,具体负责安全保障、交通、文化、宣传、经贸洽谈……

  滨海新区区容区貌进行了整治。按照统一标准,对每一条道路、每一个节点进行清整,包括植被、牌匾、色彩、卫生等方面;签约酒店,均在公共区域安装多国语言系统的电脑,装修了建筑,整治了庭院,审定了食品进货渠道……

  天津市政府还在筹备论坛期间的晚宴和酒会。酒会,有音乐,有喷泉,还会有一些艺术表演,小提琴大师吕思清将在现场现身。不过,据说,天津这一次将不再有烟花表演,因为世界经济论坛认为烟花太花钱、太浪费。

  除了主题活动外,天津市政府还设置了环保产业、生命科学和医药、港口物流、滨海新区前景等不同主题的商务考察。与大连一样,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

  相比举办夏季达沃斯的中国城市的热闹、奢华,人们对于达沃斯小镇的印象是,在那里,山是大的,树是漫山遍野的,雪花是张扬的,而房子建得是极收敛的,人是小的。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认为达沃斯是一个朴素的小镇子:去达沃斯交通很不方便,要转飞机,还要坐汽车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境内也只有两条主要道路。不过,一直也没有人为了这个会来的政要多,而专门把交通改善一下。没有因为一个高级别的会议,看到欢迎的标语和人群,也没见到“镇长”,更不用说欢迎宴会了,也没因为这个会要限制滑雪的人来……

  尽管世界经济论坛北京办事处对外关系高级经理曲鹏程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一再强调,论坛是非营利的中立组织,不介入任何政治、党派或民族利益。但是,曲鹏程也不得不承认,夏季达沃斯的举办,受到很直接的、很现实的利益驱动,并且这种驱动力很大。而它,恰恰来自被冬季达沃斯忽略的地方政府。

  “有些城市为了竞标、加快工程进度,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有些城市为了开三天的会,投资十亿建一个场馆,也不符合我们的初衷。”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位工作人员私下表示。对于某些城市正在兴建的夏季达沃斯中心,据说,世界经济论坛方面也“不鼓励这么做”。因为他们强调的是“现有的基础设施和酒店客房接待能力”。

  当然,面对中国地方政府官员们远胜于达沃斯小镇镇长的热情,达沃斯的既有原则也在做悄然的“变通”。比如,前面提到关于城市规模的限制,在天津就被突破了;还有在沿海城市举办的原则,将面临着重庆、西安这样内地申办者的压力。

  至于谈判的具体环节,变通之处可能更多。

  “世界经济论坛是公益性的,但是它也有300多个工作人员,也要开支,并通过一个合作企业来收取费用,而且收取的费用不低。”某申办城市项目负责人指出。

  “大连首办的时候,我们就想,不能把门槛提得太高。几个竞标城市互相杀价,你那个免费,我这个不要钱了。这样做,便宜了别人,有损于自己国家的财力。我们应该联合起来,掌握一个一致的口径,大大方方的让人高兴。”李泊洲认为。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到论坛讨论
    《中国企业家》 其他文章
    • 揭密朱新礼出售心路 (2008年09月24日 10:01)
    • 方兴地产:地产股最后的坚挺神话 (2008年09月10日 14:36)
    • 狂野西部 (2008年09月10日 14:08)
    • 华润:兵败华源重组 (2008年09月10日 13:56)
    • 华润:兵败华源重组 (2008年09月10日 13:56)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