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千亿挑战

http://www.jrj.com    2008年09月08日 10:46     《IT经理世界》
【字体: 】【页面调色版  

    

《IT经理世界》第17期封面文章:千亿挑战(来源:《IT 经理世界》)

  1995年,《财富》杂志开始将所有产业领域的公司纳入其“世界500强”评选范围,这本杂志当时并不知道,在中国,一批企业将会由此设定自己的未来。

  1995年年底,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第一次明确提出,要将进入世界500强作为海尔的目标,并给这个目标规定了最后的期限——2006年。世界500强是按照营业收入来排名的,而当年海尔集团的营业收入还只有入围标准的1/18。随后的半年之内,至少有30家中国内地企业提出了进入世界500强的时间表,一个“500强梦想”的时代由此开启。

  到1999年,已经有5家内地企业上榜,分别是中石化、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化公司和中粮集团。此后,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内地企业的数量每年都在递增:6家、9家厖一直到2007年的22家。但是,很遗憾的是,这些企业无一例外全都是中央直属的大型国有企业,而且几乎都分布在非完全竞争行业。直到2008年,这个局面终于被联想打破。

  北京奥运会的圣火已经缓缓熄灭,中国以独揽51金的战绩首次称霸金牌榜,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作为北京奥运会的全球TOP赞助商,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元庆在奥运会之前也收获了一块宝贵的“奖牌”——在另一场堪称是“全球工商界的奥运会”的评比中,联想集团以167.88亿美元的营业收入首次挤进了美国《财富》杂志最新公布的2008年世界500强企业排行榜,位列第499名。在26家入围500强的中国内地企业中,它不仅是唯一一家非国资委直属的企业,也是唯一一家处于完全竞争行业的企业。

  联想在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时刻进入世界500强在中国的企业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意味着,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积累与摸爬滚打,以联想为代表的一批真正建立在市场化基础上的企业已经或即将登顶千亿级的营收规模。中国企业的发展史由此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

  如果把财富500强入门的“门槛”折算一下的话,这是一个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的“门槛”。放在10年以前,这令中国企业高不可攀。如今,联想首先跨过了这道门槛,而海尔集团2007年的“全球营业额”也已经达到了1180亿元。还有更多的非国有企业也正在为那最后的跨越而跃跃欲试:2007年华为实现营业收入125.6亿美元,以近5年高达47%的营收增长率计算,今年华为将会轻松迈进“千亿元俱乐部”。除此之外,还有营收已经达到869.3亿元的国美、609.5亿元的苏宁、587.7亿元的沙钢厖他们仍然在高速增长之中。就连营收还没有超过500亿元的很多民营企业如三一集团、万科等,也都雄心勃勃地提出了千亿元的宏大目标。

  做大是所有企业的梦想,这种情结对中国企业来说尤甚。在企业的成长路径上,规模化的道路不可回避。某种意义上,规模是“话语权”,是“地位”和“眼球”。千亿级的规模就意味着登上了全球的竞技舞台,就竞争层次而言,无疑是一次飞跃。

  但是在做大之后如何做强?越来越多的企业会发现进入500强不是令人喜极而泣的终点,而是让人备感挫折的转折点,因为更多的难题,更远的路程还在前边。

  高处不胜寒

  当“千亿梦想”真正实现的时刻,无论联想还是中国的企业界却都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奋和狂喜,虽然入选了世界500强,但是联想内部没有举办任何的庆祝活动。这与他们十多年前对这个排名的热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杨元庆坦率地道出了其中的原因——“看看如今的世界500强,几乎每年入围最低门槛的企业营收都要保持百分之十几的增长率;如果没有达到这样的增长速度,今年在里面,明年可能就出去了。”联想排名500强的倒数第2,也就是刚刚够上及格线,这并不是一个保险的位置。

  实际上,登顶千亿级的这一刻,杨元庆感觉到更多的不是荣耀反而是压力——跟那些世界级的企业比较,联想无论是规模上还是核心竞争力上都还有不小的差距。他已经预感到未来竞争的惨烈程度将比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能未来一两年的时间里我们的增长不一定比其他公司快。但是从更长远来看,甚至不用那么长远,三到五年的时间里来看,联想一定会比今天的位置有进一步的提升。”

  可是,要提升谈何容易!在过去,联想在全球PC厂商当中排不上号的时候要超越一些国内厂商很容易,刚刚在中国称霸的时候要超越一些日韩企业也相对容易一些;如今,联想的前面只剩下3家世界级的强劲对手——惠普、戴尔和宏碁。对手少了,意味着彼此之间的竞争和打击会更具针对性,联想要超越其中任何一家都将非常困难。根据IDC的报告,2007年联想在全球PC市场的市场份额为7.5%,排在第4位;而排在首位的惠普的市场份额高达18.8%,是联想的2.5倍;排在第3位的宏碁的市场份额也有7.9%,而且让联想有些尴尬的是,宏碁将会在北京奥运会之后接替联想,成为下两届奥运会的TOP合作伙伴。

  如今,度过了收购IBM PC之后的最艰难的整合期的联想仍然陷入了持久战之中。“我现在要做的最重要事情就是把联想的成本费用率降到同行业的领先水平。”杨元庆说,他仍然在为将联想集团的净利润率回归到并购前的4%而努力着。在截止到2008年3月31日的财年,联想集团的净利润率有了非常大的提升,但是仍然只有3.1%!资本市场也没有给联想好脸色看——今年以来,联想集团(HK,0992)的股价一直不温不火,即使联想已经数次出手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

  与联想一样,其他几家正在向千亿级挺进的中国企业也已经尝到了“高处不胜寒”的滋味。最近几年,最早提出进入世界500强的海尔集团首席执行官张瑞敏明显沉寂了很多,以至于外界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在去年1月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新年论坛上,张瑞敏难得地露了次面,他不时地用双手揉搓着自己的脸庞,满脸的疲惫。碰巧的是,他旁边坐着的是联想控股总裁柳传志。

  张瑞敏上台发言的开场白就引起了满场的哄堂大笑:“刚才有钱的说完了,到我说了。大家想想,中国移动不管移动到哪里,国内还是国外都要收钱;中石油也很厉害,钻个洞就有钱,它要涨价大家还不敢说,不买它买谁的。我们是充分竞争的行业,利润像刀片一样薄!”

  但是,台上站着的张瑞敏没有笑,台下坐着的柳传志也没有笑。接着,张瑞敏谈起了自己对未来的担忧:“现在大家都在谈扁平化的世界,其实是世界名牌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狮子和羚羊的故事要改写了——如果你是世界级的狮子,你就可以吃任何国家的羚羊!”

  虽然海尔希望成为“世界级的狮子”,但是这个演进过程显然非常非常的困难。在海尔内部,张瑞敏对于海尔目前所处的困境有一个非常形象而且悲壮的比喻:“海尔目前正处于一个高原区,身处海拔5000米,但我们的目标是8000米,因为对手都在珠穆朗玛峰上,不仅路还很长,最后能否上去都是问题。正是因为国外对手非常强大,我们原来的有效办法可能都不行了。海尔发力于全球布局,这是一场生死之战,海尔要么通过全球化战略真正地上去,要么就被人家淘汰。”

  另一家千亿级的“种子选手”华为也同样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意。5%!几乎没人相信这竟然是处在利润异常丰厚的电信设备行业的华为的净利润率。但是,这确确实实就是2007年华为的净利润率。2005年的时候,华为还过着11%净利润率的好日子。但是,随着竞争的加剧,这个数字在2006年就急剧下降到了6%,今年更是降到了5%,已经与卖PC的戴尔的净利润率相差无几了!

  “这个世界的变化是很大的,唯一不变的是变化。面对这样的变化,每个企业,如果不能奋起,最终就是灭亡,而且灭亡的速度很快。”在前不久公司内部的一次讲话中,华为总裁任正非以此告诫公司的管理层,“以前我们还有祖传秘方,比如说爷爷打菜刀打得很好,方圆五十里都知道我们家菜刀好,然后孙子继承了爷爷的手艺。在方圆五十里我还是优秀的铁匠,就能娶到一朵金花。那现在铁匠还行吗?现在经济全球化啦。人家用碳纤维做的刀,削铁如泥,比钢刀还好得多。你在方圆几公里几十公里曾经流传几十年几百年的祖传,就被经济全球化在几秒钟内打得粉碎。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给每个人带来了生存的困难,所以每个人都要寻找生存的基点。”

  显然,无论是柳传志、杨元庆,还是张瑞敏、任正非,当他们历尽艰辛把企业带到千亿级规模的时候,他们反而更加忧心忡忡,充满了危机意识——他们对成为千亿级企业乃至进入世界500强均保持了足够的冷静。经过了多年的国际竞争的洗礼,这些企业家们已经越来越成熟,他们的视野已经空前的开阔,他们不会再把营业收入达到某个数字作为企业增长的终极目标。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们也确实有难言之隐,因为目前的他们确实还无法做到举重若轻。

  千亿级≠世界级

  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这些企业家们都经历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黄金年代,这也是“中国制造”的黄金年代。作为国内制造业代表的联想、华为、海尔得以依托庞大的中国市场、低成本的人力和制造资源异军突起,成为国内各行业的领头羊。随后,他们进一步利用低成本优势,将自己领导的企业的版图拓展到了全世界,这其实也是低成本“中国制造”在全世界的成功。对此,杨元庆并不讳言。“尽管中国的CPI(消费者物价指数)上涨,使我们不得不面临全球的油价和食品价格上涨的挑战,但是中国依然是世界上GDP增长最快的国家。而且根据我过去的经验,IT行业的增长基本上都是GDP的两倍。由于我们绝大多数的运营平台是基于中国的,这给了我们更强的竞争实力。中国的CPI再涨,甚至人民币的汇率再升,比起发达国家来说,我们的成本优势仍然不止一点点。”

  问题是“中国制造”的优势即将被挥霍殆尽。在中国已经生活了十多年、能够说一口流利汉语的麦肯锡公司资深董事何杰明(Jimmy Hexter)和华强生(Jonathan Woetzel)均认为,由于过去跨国公司中国战略的缺失,使得在华跨国公司的管理人员不得不按照有别于发达市场的商业规则参与竞争,他们采取了缺乏效率的制造、采购、销售和营销方法。而如今随着中国市场的地位日益重要,一些跨国公司如丹佛斯、通用电气、强生、肯德基和诺基亚,已经将世界最佳的管理标准、工具和框架引入中国,并根据本地实际情况正确地加以调整运用,“凭借对高绩效标准和运营严格性的极度重视,他们正扩大在华市场,其锋芒所至,无不令本土和全球竞争对手败下阵来。”

  事实确实如此。这些世界级的竞争对手们不仅在海外市场与中国企业展开激烈的争夺,而且已经开始正面进攻中国企业的大本营——中国市场了。这几年,国内PC老大联想已经受到了来自惠普、戴尔和宏碁的猛烈攻击,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已经有所下滑;海尔则无论是在彩电、冰箱还是洗衣机等主打产品的国内高端市场上均无法突破跨国公司的层层布防;只有华为在跨国公司严防死守的国内移动通信设备市场上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但是由于国内3G市场迟迟没有启动而无法进一步突破。

  更令这些国内制造业巨头们吃惊的是,未来市场上的游戏规则正在朝着不利于他们的方向发生转变。正像著名的“微笑曲线”所描述的那样,单纯的制造业只能赚取非常可怜的一点利润,未来他们必须尽快向“微笑曲线”的两端也就是技术或者品牌挺进。

  更可怕的是,未来全球制造业都将成为“鸡肋”行业,而他们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已经或者正在上演现代版的“胜利大逃亡”:开创了PC时代的IBM早早地把PC这个包袱甩给了联想,自己挺进高利润的IT服务领域,如今已经成为企业的“IT架构师”;通信设备行业的老大爱立信则早早瞄准了电信服务领域,如今已经给数家全球最大的电信运营商提供托管服务;索尼通过收购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进军数字娱乐行业,早就不再是一家电子制造企业了厖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更多更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更是使得这些过去的制造业巨头们有恍若隔世的感觉,就像任正非所说的,“过去的祖传秘方已经不灵了”。张瑞敏也承认,海尔长期的发展方向也许是所谓的网络家电。

  国际上跨国公司大量倒闭的事实也让中国的“千亿级”企业家们明白,千亿级的企业规模并不能保证他们的企业长生不老,而只是会在他们受到致命袭击轰然倒地时的声音更大一些,仅此而已。实际上,即使在竞争格局更为固定和成熟的发达和准发达国家,仍然有很多的“超千亿级”企业突然倒下或者陷入困境,从几年前的世通、安然、大宇,到如今的阿尔卡特朗讯、摩托罗拉厖既然这些“巨无霸”们也会倒闭,那么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弱小得多的中国“千亿级”企业又怎么能保证自己基业长青呢?

  “业务模式、技术、战略和执行能力、国际化团队、企业文化厖”杨元庆一口气数出了好几条联想未来需要改进和提升的地方,他希望未来的联想能够成为一家更优秀、能够与任何一家国际PC巨头抗衡的企业,而不用去考虑明年联想会不会被从世界500强的榜单中踢出去的问题。

  其实,无论是杨元庆还是其他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们都已经明白:只有规模达到了千亿级的企业才有可能成为世界级企业;但是,规模达到了千亿级的企业也未必就能成为世界级企业;中国企业要想成为真正的世界级企业,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相关报道:

  世界级的五种能力

关键词

联想 企业 海尔 中国 PC 

到论坛讨论
    相关链接
    • 中共完善治国理政方略:科学发展惠及百姓 (2007年10月12日 15:48)
    • 希慎和信置等9家公司回购股份 (2007年09月27日 19:21)
    • 中小投资者慎行投资港股 (2007年09月26日 20:04)
    • 香港股票二十大成交金额排名(截至11点) (2007年09月25日 11:05)
    • 9月24日五大权证成交 (2007年09月25日 09:39)
    《IT经理世界》 其他文章
    • 世界级的五种能力 (2008年09月08日 10:45)
    • 新华都借唐骏造富 (2008年08月21日 17:23)
    • 宝洁涨价的逻辑 (2008年08月21日 17:22)
    冀勇庆 其他文章
    • 世界级的五种能力 (2008年09月08日 10:45)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