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圣奥的乱象与重生

http://www.jrj.com    2008年09月03日 15:16     《法人》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从发展之初的种种挑战,到企业有所发展后的内战内耗,再到向国外挺进的艰难布局,这就是一个中国民营企业壮大过程中可能要面对的残酷现实。圣奥的种种经历恰恰对此做了全面的诠释

  文/本刊记者 张有义

  圣奥集团

  圣奥集团公司的前身是山东圣奥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一家迅猛崛起的民营化工企业。从其1998成立之初,到2005年年底,山东圣奥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实现了年产值近10亿元,利税1.6亿元;产品出口韩国、东南亚等地区,年创汇5000多万美元。2007年销售收入超过15亿元人民币,利税近3亿元。同时,圣奥在全国拥有了5家生产型子公司,并在上海成立了公司总部——上海圣奥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其子公司除山东菏泽圣奥外,还有安徽铜陵市信达化工有限公司、湖北十堰圣奥化工有限公司、山东泰安圣奥化工有限公司、浙江兰溪钱塘合成新材料有限公司。

  谜一样的人物,谜一样的公司。

  号称全球最大的橡胶防老剂生产企业——圣奥集团公司,在一步步走向国际舞台的辉煌时,它的前后两任“掌门人”,却都不是那么轻松。原“掌门人”石光强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至今身陷囹圄,据悉要等到9月8日左右,法院才可能宣判;现“掌门人”刘婧因被斥为“骗子”,正懊恼和苦闷,不排除发起诽谤之诉。

  圣奥集团公司,几乎经历了国内企业发展所可能经历的所有坎坷:

  在国内,它从倒闭破产到扩张振兴,从国有到民营;它的新老管理层,在观念碰撞中,或分崩离析,或重新被洗牌。

  在海外,遭遇了历时三年的337调查,海外销路几乎被封死;而在胜诉之后,全球著名的投资公司美国凯雷宣布注资圣奥。圣奥完成了从国内民营企业到中外合资企业的转型,却又因国内股权问题,遭到来自官方的质疑。

  在亲情、私情与法律,背后的争夺与台前的发展,以及现代企业治理理念的博弈中,这家企业演绎出一场场经典的悲喜剧。

  8月19日,为解开这个久久被媒体关注的疑团,记者首先来到山东省曹县法院,这里正在审理圣奥集团原董事长石光强挪用资金一案。随后,记者又来到石光强的对立一方,现设在上海的圣奥集团总部,以探求更鲜为人知的幕后隐情。

  从国有到民营的艰难转型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国有企业改制中的私有化浪潮正兴。经济比较落后的山东省菏泽地区(后撤地建市)曹县,也未能避开浪潮的冲击,干部下海成为时髦的选择。

  石光强,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看中了曹县的一家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山东橡胶助剂厂。他凭着浙江工业大学化工专业的学历背景,和菏泽地区供销社副主任、菏泽地区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的身份,毅然做出了一项几乎让其两度身陷司法审查的决定:并购。

  一开始,石光强的计划得以顺利进行。

  1998年6月3日,拥有近千名待业职工的山东橡胶助剂厂召开职工代表大会通过决议,“将助剂厂部分资产,以4000万元的价款转让给进出口公司”,“进出口公司在协议生效后,分五年还清,每年支付转让价款的20%,即800万元。”6月底,曹县政府批复同意了上述决议。同年7月10日。石光强任总经理的进出口公司支付了首期转让款。随后,圣奥集团的前身,山东圣奥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成立。

  一场看似平稳的改制,就这样结束了。但让石光强始料未及的是,在运营一阶段后,原企业欠银行的贷款等债务如同无底洞一般,让他难以支撑。因为转让的资产中,很多已经作为了银行等债权人的抵押物。如此,企业往来的账款,很多被银行截留,以冲抵原来的贷款。

  无奈,两年后,石光强只得向曹县政府提出终止转让协议。但终止协议,并不代表石光强就此放弃了原来的计划。他在和曹县政府协商一个合法的办法。

  因为直到圣奥股份公司成立之后,橡胶制剂厂也未从实质上终止其独立的身份。所以,石光强和曹县政府协商的结果就是,橡胶助剂厂向政府企业兼并破产工作协调小组提交了破产申请报告。2000年的6月19日,曹县法院下发裁定文书,宣告橡胶制剂厂破产还债。同年12月17日,圣奥公司通过拍卖程序,以1920万元的价格购买下了橡胶制剂厂。

  厘清产权

  橡胶制剂厂的产权和债务算是告一段落,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终结。为了推动圣奥公司的进一步民营化之路,石光强的努力还在继续。

  2001年12月12日,一个关键性的公司和一个关键性的人物出场。关键性的公司是江苏泰成投资实业有限公司。关键性的人物是王农跃,杭州圣奥化工有限公司的代表人,石光强的大学同学。王农跃是现在圣奥集团的总裁。

  据石光强的朋友,曾与石同为菏泽地区供销社副主任的王某告诉记者,是石一手扶持起了王农跃。

  江苏泰成公司和杭州圣奥公司随后组建了菏泽泰圣投资实业有限公司,前者占51%的股份,后者占49%的股份。这家公司成立后,遂参与了由石光强极力推动的菏泽进出口公司的重组改制。泰圣公司于2002年3月7日,以当地政府确认的评估价格367万元,成为菏泽进出口公司的唯一股东。随后,进出口公司在有关部门办理了国有资产注销的手续。那么,这就意味着,本由进出口公司控制着的山东圣奥公司,完全实现了由国有到民营的转型。也意味着,石光强的计划实现了。

  石光强得到的收获是,被选举为圣奥公司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彻底拥有了“掌门人”的职位。同时,获赠公司9%的股权,同时的挂名股权在3%以上。而此时,王农跃也获得了与石光强一样的股份。江苏泰成持股比例35%,仍然是最大股东;以另外一个关键性人物高钦为负责人的泰安神韵机电设备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6%。

  石光强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经过大规模技术改造和管理机制创新,到2005年年底,山东圣奥实现了年产值近10亿元,利税1.6亿元;产品出口韩国、东南亚等地区,年创汇5000多万美元,成为全国橡胶助剂行业的龙头老大。

  内战乍起

  但问题似乎永远存在。

  2004年5月的一天,菏泽市纪委和检察院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圣奥公司所在地曹县。联合调查组对圣奥公司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调查,会计账簿、凭证等也被调走。这无疑又给石光强以强烈打击。

  他后来获知,这次调查的两名主要对象,都和圣奥的改制有关。一名是曹县橡胶助剂厂原厂长杨天福,一名是参与改制的曹县原副县长刘全涛。石光强虽然知道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但仍然惶惶不可终日。一种强烈寻求保护的思想开始萌生。

  接下来的故事,可谓离奇。

  据石光强朋友王某提供的录音证据显示,石光强经过亲戚介绍,认识了一位“高干子女”刘婧。联合调查组查扣的账簿和会计凭证,圣奥集团曾多次索要而不能,在石光强认识刘婧后不久,便很快被退回。

  为了感谢刘婧,石光强经股东会通过,将圣奥公司35%的股份赠与刘婧。

  据本报记者调查,还有另一种说法,即,刘婧本人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高干子女”,只是以投资人的身份购买了江苏泰成投资公司的35%的股份。

  但足以认定的事实是,2006年7月10日,已经变更为泰成企业集团公司的泰成投资实业公司,出具确认书,确认其在圣奥的1785万股份,即35%的股份转让给了刘婧。上海圣奥总部有关高管对此的回应是,刘婧所取得的35%股份,和石光强没有任何关系。之后,以2006年3月6日为基准日,占圣奥16%股份的泰安神韵公司,也将自己的股权转让给了刘婧。至此,刘婧的股份占到了圣奥公司的51%,成为绝对控股股东。

  刘婧的出现,让石光强有了强烈的失落感和恐惧感。一个自己精心设计,苦心经营,发展势头良好的企业,就这样大权旁落?而随后发生的事实,更让他难以接受。

  首先是各拥有3.59%股份的股东郭长玉、陈忠丽和侯金祥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了刘婧,而且转让价格为零。其次,石光强的地位也由董事长变为监事会主席,再变为顾问,最后被停止了一切职务,并停发了工资,他只能按自己的股份每年享受分红的待遇。

  至此,圣奥公司的“掌门人”变成了刘婧。

  也许是巧合。石光强发现,刘婧有两个以上的身份证,有的是农业户口,有的是城市户口,有的在菏泽地区,有的在济南。而且,他通过大量录音获知,刘婧也不是“高干子女”。

  那么,刘婧到底是什么身份呢?据圣奥上海总部的高层介绍,她在到圣奥前,是一名专门搞投资的商人。

  坚定了石光强认为刘婧有问题的事情是,2006年6、7月份,山东省有关法院对杨天福和刘全涛的案件做出了处理,认定他们犯有多起贪污贿赂案件,而跟圣奥没有关系。石光强据此的推断是,当年,根本不是刘婧依靠了特殊的背景,替自己摆平了“烦心事”。

  正当石光强为了刘婧身份四处“取证”之时,他又被司法机关盯上了。

  据圣奥上海总部的高管介绍,他们在查阅公司账目时,发现有一笔石光强做法定代表人时的300万元的账目,难以说清,遂要求石光强做出合理解释,石拒绝解释。圣奥公司不得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曹县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2003年8月4日,石利用职务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300万元,用于投资营利活动。

  但起诉书同时也承认:2003年8月8日,即借款四天之后,石将挪用款项归还了圣奥公司。另在8月14日,就300万元款项,石还支付了利息2106元。故,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罪,向曹县法院提起公诉。曹县法院院长告诉本报记者:“该案将在2008年9月中旬左右宣判,日前已经山东省高院批准,审限延期了一个月,因此并未超过法定期限”。

  针对此案,石光强的代理律师认为,公诉方所谓的挪用,通过他们大量的证据可以看出,实质上,只是一般的民间借贷而已,根本不构成犯罪。

  总之,目前来看,石光强现在算是败下阵来,被拘押在菏泽的看守所内。

  进军海外,抉择中的融资并购

  一个人,一股气味,一场历时三年的337调查案。

  这个人是美国富莱克斯公司的一名中国代表;这股气味的来源,是山东圣奥化工有限公司生产过程中释放的气体;根据这股气味,富莱克斯公司判断山东圣奥侵犯了其知识产权,于是作为申诉方,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申请对山东圣奥展开橡胶防老剂产品的337调查。

  三年后,2008年6月3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判定,山东圣奥不侵权。

  山东圣奥337调查案的胜诉,让“圣奥”让这个名字,成为众多受337困扰的中外企业学习的典范,也让圣奥获得了诸多向国际型企业发展的机会。

  今年7月7日,美国凯雷投资集团公司正式对外宣布,其对圣奥8700万美元的投资完成。因为凯雷的注资,圣奥集团公司在安徽、山东、浙江等地子公司的股权重组工作,正在进行。

  但圣奥看似一帆风顺的发展,也并非没有质疑之声。在法律的框架内,圣奥如何确定凯雷的股权比例,谁将是控股方?其海外并购之路,到底如何抉择?这都关系到一个民族工业的“颜色”问题。

  圣奥继续面临考验。

  发展中的障碍

  产业化和集团化的发展,使圣奥得到空前的壮大。其对产品核心技术的改造更极大地推进了橡胶防老剂的清洁生产进程。圣奥逐渐成为全国乃至亚洲最大的橡胶助剂企业,国内的市场占有份额接近50%,并在国际市场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其迅猛的发展直接影响了欧洲和北美等传统轮胎行业中心。

  随着圣奥的发展提速和市场份额的攀升,海外竞争对手也随即“出牌”了。

  据圣奥公司高管介绍,2006年的某一天,即出现了本文开头所写的那一幕。山东圣奥被“荒诞”地卷入了历时三年的美国337调查案。

  根据美国相关法律,富莱克斯公司作为申诉方,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申请对曹县圣奥展开橡胶防老剂337调查,申请对由专利方法制成的中间体4-ADPA、由4-ADPA制成的防老剂6PPD及其下游产品,颁发永久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当初,圣奥在选择是否去美国应诉337调查案之时,内部也数度产生争议。因为诉讼开始时,其产品在美国只有区区百万美元的销售额,而通常所知的“337调查案”的普遍应诉费用是300—500万美元。如此高昂的应诉代价,是非常不划算的。

  但圣奥上海总部的高管告诉本报记者,因为当时的被告并不仅仅是圣奥自身,还包括下游的客户。一旦圣奥放弃应诉,那么案件的判例形成,将会波及到整个中国的轮胎工业。

  于是,圣奥的决策层坚定地选择了应诉。

  对抗与并购

  美国富莱克斯公司(Flexsys)是一家怎样的企业?权威资料显示,位于美国俄亥俄州的富莱克斯公司,生产的橡胶助剂目前约占全球橡胶助剂市场份额的25%左右,2001年就在全球销售6.5亿美元,占有美国市场35%的份额,占有西欧市场45%的份额。

  由于我国汽车市场持续增长,以及全球轮胎生产越来越多的向中国转移,中国的橡胶消耗尤其是轮胎的橡胶消耗正迅速增长。很多橡胶助剂生产商正是看到了这一势头,其发展重点也逐渐转移到亚太地区,而重点正是我国。这其中不仅仅有美国的富莱克斯公司,还有德国的朗盛公司、韩国的锦湖石油化学、日本的住友化学等等,这些国际著名的化工巨头都是圣奥的竞争对手。

  面对激烈的行业竞争,圣奥一方面立足国内市场,另一方面也努力的争取欧洲和北美传统产业中心的主流市场份额。鉴于轮胎配方的复杂和精密,轮胎生产厂对原材料,尤其是关键的化工助剂要求的非常苛刻,除了质量和供应能力的稳定,本土化的运输和技术服务都是至关重要的,而价格的竞争往往在次要地位。这个特殊情况也引起了圣奥管理层的深思,因为在国内的市场竞争中,价格战往往是屡试不爽的利器。

  于是,圣奥一方面积极筹建在欧洲和北美的仓储和物流体系,以确保本土化服务;同时另一个大胆的想法也逐渐开始清晰。

  圣奥的5家生产型子公司全部位于国内,因此在国内市场乃至亚洲橡胶防老剂市场都是绝对的领先者,并拥有话语权。而反观,几个欧美的主要竞争对手,他们的生产基地,都在亚洲以外,而销售和物流网络最强大的区域也正是欧洲和北美。如果可以和对手合而为一,则可取长补短,同时迅速完成生产、销售、物流等体系的全球化布局,可谓是绝对的“终南捷径”。

  因此,圣奥意识到如果可以解决融资问题,那么直接收购一家海外竞争对手应该是最好的方法。

  随着圣奥决策层对这个命题的讨论越来越深入,大多数人开始趋向引入知名的国际投资机构,进而拥有强大的“外脑”和顺畅的融资渠道。于是,包括凯雷投资集团在内的多家国际投资机构开始了与圣奥的亲密接触。

  注资转型

  凯雷公司又是怎样的一个公司?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私募基金,被誉为投资领域“总统俱乐部”的凯雷集团,不但掌控着千亿美金的资产,更拥有前美国总统、国务卿、前英国首相,以及众多欧美政要名人作为顾问团队。从1998年就开始自己亚洲之路的凯雷,近几年在中国成绩斐然,先后成功投资了携程网、聚众传媒、太平洋保险、开元等众多企业。

  但即使面对这样的强势投资公司,圣奥与凯雷的合作也并非一拍即合。

  以中国民族工业逐鹿国际舞台,是圣奥的梦想。这个梦想决定了其在引入投资时的硬性原则:外方投资者无论条件多么优厚,都不可以获得控股地位,甚至是越低者,越被优先考虑。在这个原则下,曾与圣奥接触的多个投资机构,因提出控股和股权拆分方案,与圣奥擦肩而过。

  在经过1年半的谈判和磋商后,2008年7月7日,凯雷和圣奥发表联合通告,宣布凯雷正式完成对圣奥8700万美元的投资。

  据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现为中美合资的“圣奥”已经通过设立于山东和江苏的平台,完成了对圣奥集团的股权重组,并开始全面运营包括山东凯雷圣奥化工有限公司、铜陵市信达化工有限公司、上海圣奥实业(集团)十堰化工有限公司、泰安圣奥化工有限公司、兰溪市钱塘合成新材料有限公司等生产型子公司。

  记者通过其他有关渠道获知,圣奥和凯雷实现合资后,目前中方控制的股权比例,约在60%左右,也就是说,凯雷的股权比例在40%左右。

  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圣奥虽然有外资进入,这是企业发展的必然,但像凯雷这种投资者,通常在数年后就会选择时机退出。双方最终将是在相互帮助和促进的基础上,各取所需,达到彼此的合作目标,实现共赢,因而中国的民营企业在考虑民族工业和引入投资者的关系时,应该更加开放,这既是进一步解放思想,也可谓是“施夷长技以制夷”现代模式。

  师夷长技以制夷,圣奥在完成与凯雷的融资后,其海外并购的目标也更加清晰。

  圣奥集团高管也介绍说,他们的海外扩张底气会更足。据悉,圣奥集团的目标首先锁定在美国,将是一家极具国际影响的同类企业。

  今后的圣奥集团海外扩张之路是否会走得更好更稳,我们拭目以待。

关键词

曹县 橡胶 公司 助剂 菏泽 

到论坛讨论
    《法人》 其他文章
    • 家具企业品牌创新度寒冬 (2008年09月03日 14:59)
    • 三联迷局 (2008年09月03日 14:50)
    • 三联商社股权风云的法律反思 (2008年09月03日 14:44)
    • 国美的盘算 (2008年09月03日 14:41)
    • 温州中小企业寻找“突围”之路 (2008年08月15日 14:03)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