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人与黑天鹅 谁找上了谁?

http://www.jrj.com    2008年08月13日 11:45     中国证券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曾经,人们看到的天鹅都是白色的,所以,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里四小天鹅都是白色的,深深地映在人们的脑海里。等到有人看到了澳洲飞来的黑天鹅的时候,才知道,天鹅不都是白的。

  后来,人们把金融领域里意想不到的灾难比喻成黑天鹅,黑天鹅就成了不祥之物,几乎就是乌鸦了。1929年的金融大灾难是黑天鹅,道琼斯指数从381点一直跌到41点,大部分股票跌去了90%;1987年的美国股市大跳水是黑天鹅,一天时间,道琼斯指数下跌了22%,相对于上证指数而言,就是一天时间从5000点跌到3900点,在资金杠杆撬动的市场里,这样的跌幅是可以死人的,短短一天时间,福布斯财富500强里,消失了38位,自杀的、开枪打死经纪人而后自杀的不少;这次,次级贷似乎又是一只黑天鹅。

  经济王国里有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被预言的灾难从来没有发生过,而发生了的灾难也没有被预言过。1929年市场一片做多的喧嚣,美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费雪乐观地预期股市在高原上运行,后面继续向高山攀登;1987年的危机则是莫名其妙,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的次级贷,事先也没有人预言到。很有意思,经济灾难好像很喜欢与经济学家们的预言捉迷藏。

  既然如此,经济学还有什么用呢?预言难道真的是巫婆手里的水晶球?

  一次,家里包饺子,妻子抱怨着面和少了,我只好再去和面,和完之后发现,饺子已经包完了,还剩下了五六个饺子皮,新和出来的面并没有用上。我自然振振有词,声讨妻子预言的不准确。其实呢,后来包的饺子都装了很多的馅儿。换句话说,妻子本来预期黑天鹅会来的(饺子皮不够了),于是不知不觉地装很多的馅儿,结果是,黑天鹅就没有飞来。如果没有对黑天鹅的预期,只怕剩下的将不会是饺子皮,而是很多的馅儿了。

  您看,对黑天鹅的预期,改变了黑天鹅会到来的结果。并不是经济学家预期不准,而是预期改变了人们的判断,改变了市场的供求,最终间接改变了市场的走向。

  即使没有预期到黑天鹅的来临,如果能够及时采取补救的措施,那么黑天鹅投下的阴影也会小得多。1987年美国股市大跳水引发全球性股灾,美联储和美国政府都予以了高度重视,美联储全力以赴地投放货币,极大地改变了市场的流动性,有效地抑制了股灾,也防范了股灾对实体经济的严重危害。相反,面对1929年的金融大崩溃,美国政府抱着市场原教旨主义无动于衷,迟迟不采取措施,等到意识到灾难的严重性,黄花菜都凉了。罗斯福新政实施的时候,数千家银行已经倒闭,面对灾难的罗斯福总统只好先给银行股市放长假,但即使后来证明行之有效的罗斯福新政也已经难以改变灾难的危害,至于美国最终走出泥潭究竟是因为罗斯福新政,还是因为二战的爆发?谁也说不清楚。

  值得庆幸的是,1929年的金融大崩溃催生了凯恩斯经济学,主张政府干预经济。从道理上说呢,政府既然征税,就会影响到经济运行,那么政府作为经济格局中不可缺少的一方,当然应该在关键时刻起作用,否则要政府干什么?从博弈上说呢,政府也都喜欢起作用,因为“起作用”本身能够提高政府的影响力,也证明税收没有白白征收。

  感谢上帝,1929年那场大灾难后来没有再重演过,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凯恩斯,因为面对灾难的时候,政府的选择一般来说都是明智的,只会拯救灾难,不大可能加重灾难。当经济像失去制动的车子冲向悬崖的时候,政府干预成了一个有力的刹车片。主张市场完全自由的古典经济学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凯恩斯经济学为其套上了笼头,套上了笼头的马叫做“新古典经济学”。

  比如,这次次级贷,尽管事先没有被预见到,但事发之后,美国政府还是采取了降息、减税、拯救金融机构、对两房施以援手等措施,或许在强有力的刹车片下,美国经济不会冲向悬崖吧?

  当人们预期到黑天鹅会出现的时候,或许,黑天鹅反而不会出现,这叫做“制之于未动,谋之于未乱,防患于未然”;当人们看到黑天鹅的时候,如果能够果断地举起猎枪,或许,黑天鹅不会在人们的头上久久地盘旋,这叫做“亡羊补牢”。

  您看,经济的预言并不是没有意义的噪音,因为人与黑天鹅是双向选择的。

  当股市下跌至今日,有些机构继续看空,其理由就是对未来经济的担忧,但预期到的黑天鹅会飞来吗?即使飞来,又能够盘旋多久?面对黑天鹅,政府应该怎样举起猎枪呢?


到论坛讨论
深度报道